北美生活网

首页
北美生活网 首页 互联 专栏 查看内容

睡了 /梦之缘7

2018-5-24 17:30| 发布者: 东风| 查看: 1279| 评论: 0|原作者: 粒子在

摘要: 睡了/梦之缘7老吴叫我去喝酒,说有个宴请,可能还会有个明星要来。但,老吴又叮嘱我说,不要告诉其他人,免得要去的人多了不好推辞,朋友说了,挺多就两个人,多了不行。他说:“这是咱哥们多年的交情了,有机会当然 ...

睡了 /梦之缘7

 

老吴叫我去喝酒,说有个宴请,可能还会有个明星要来。但,老吴又叮嘱我说,不要告诉其他人,免得要去的人多了不好推辞,朋友说了,挺多就两个人,多了不行。他说:“这是咱哥们多年的交情了,有机会当然先想着老哥你了,好机会,一睹芳彩,不能错过呀。”“好啊,有酒喝那当然好,明星什么的,没啥么意思,看不看都一个劲。”说归说,我还是急忙安排了手头的工作,交待下面的人:“加班也要赶出活来,不得误了今天的货。”快下班了,我先去清理了自己,换了衣服,准备着去蹭顿好吃好喝的,吃和喝,一向都是我的爱好,那顿都来不下我。“不能便宜了这顿好饭菜,那么有名的酒楼,还有漂亮妞陪着,不错,真是不错。”我心里想着,喜滋滋的哼着小调,蹲了好一阵子洗手间。

 

那是这城里最著名的酒楼,气派的很,我还从没进去过。一则我来这城市不久,也就一年多点,认识的人不多。二来它也太贵,听说没个千儿八百的,就甭想。“等着有人请吧,谁叫咱是打工仔呢?不过照过去的老经验,像我这号高级大拿,总少不了有人请不是吗?说不定哪天老板就会请咱上这去喝上两杯。吆嗬,这不,今天就来份子了,老板不请有人请,不喝白不喝,走哎,喝他妈个够。”我喜滋滋的寻思着,心里说不出的高兴。

 

是的,酒楼还真够气派,雕梁画栋且不说,那小姐是一个比一个漂亮,旗袍穿着也美,老吴眼瞅着就没断线,好没出息的货。“嗨,好好走着,别跌着了。”我笑着对老吴说。上了楼,进了包间,人差不多就到齐了,位儿差不多都坐满了,我和老吴在下位坐好,“这是给咱留的座,咱得知足”我寻思着,与旁边的人寒暄,再寒暄,人人都得寒暄几句,皮笑肉不笑的,客套呗。中国的规矩,也是个特色。我点头哈腰的四处照应着,生怕失了礼,脖子都有些酸了。还好,来的都还是些有头脸的人物,是个场面,我悄悄的琢磨着,直直的点头,尽量少说话。我还算是有点自知之明的,这场面,咱是小人物,能将就来,就是很给面子了。“哼哼,只管吃好喝好,不亏了肚子就成。”总也不开吃,菜已经上的差不多了,我真的有些饥肠辘辘,看大家伙也都没动筷子,寻思着主人也还没到呢,只能干咽唾沫,耐心的等着。还好,上了茶,是武夷山的正宗大红袍,好茶,得慢慢品。我耐心的品着茶,耐心的等着。“也好,还有小曲子,是祝英台与梁山伯,好听,是我最爱听的那首,权且享受曲子吧,”我心想着,慢慢的我怎么就有些恍惚了。

 

恍惚间,我感觉有些骚动,人们离了坐,拥到门口,我恍恍惚惚的,好像看见几个人进来,有一对儿,漂亮的男人和女人。男人好像就是那个唱摇滚的,有点儿不大的名气,女人是个大明星,很有名很有名的那位,漂亮,有种英飒气,我喜欢。哇,我也在跟着人们雀跃,呼叫着,蹦跶着,往前涌着。喔,不知道,不知道我喝了多少,总之,我一塌糊涂的醉了,喔,也真好,我真的就是醉了。

 

这是哪里呢?一个小小的房间,好像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户,陈设简单,但是高贵雅致,有些许的艺术气味,一个不太小的床,锦帐缎罗,棉麻驼绒,喜庆的大红被褥,亚麻色的苎麻床单,好温馨的一个床铺哦,我眼花脑昏,一头扎到在床上,即刻的,就睡去了。

 

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世界好像静止了,时间也不再前行,我迷迷糊糊,好像在做梦,又好像在自慰,好像在欣赏,又好像在兴奋,我从没见过这么美的酮体,光滑的皮肤像是丝绸一般,柔嫩的像是婴儿一般,白净的像要晃瞎了我的眼睛。我拥抱着,亲吻着,撕扯着,啃啮着,我的嘴里,总是喃喃的说着,这是梦,是梦吗?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,终于,我在两天后睡醒了。

 

是的,那是她的闺房,是她的。我真的不敢相信,那是她,她的房间,是她的床,她的身体。“不是,”有人告诉我,“那不是。”那是什么?那是酒楼专门给客人准备的房间,是给最重要的,极为高贵的客人准备的休息的地方,你懂的。“你是谁?你有什么资格来这里睡?你他妈的是什么个东西?还敢口出狂言?”不知道是谁这么对我说着。

 

我,我是谁?我,我是个东西吗?我他妈的,我是谁?我有什么资格吗?但是,那就是,就是我,也是她。没错,一点也没错的,我记得,记得,记得清清楚楚的,一点都没错,那房,那床,那肉体,那滋味,那温馨。那沉醉,,,,,我是睡了呀。

 

嗷,错的是他们,是的,肯定是他们,是他们搞错了,我没错,真的我没错。可不,他们生气了,认错人了,那和我有什么关系?我就是我,我不是什么东西,更不是那个人。我真的有点像那个公子么?真的很像么?连我也得承认,像,很像。要不,怎么能去那地方?怎么还敢耍那么大的酒疯?哦,他们不信是我?那还能信谁?谁有那么大的胆子?呵呵,我真的开心,那么大一个明星,我的崇拜,我的永生,我的爱,我的醉,喔,我是睡了吗?

 

不多久,那位著名的歌星请我去听他的摇滚,我去了。老吴劝我别去,我说,“我怕什么?是他们搞错了,不是我,我不怕。”于是我赳赳然的去了。果然,他们很是客客气气的,临走,还塞给我一张卡,有十万块钱呢。我心照不宣,当然不说。当然不说了,因为那是我的女神,我爱她,也想她,就是不知道她想不想我,这才是我唯一纠结和郁闷的地方。我真的不怕,但是,我真的很想她。

 

后来,后来有人传说,不是我睡了,是真的那个公子哥儿睡了。是吗?我好好的问自己,说不清,我也糊涂了。好吧,甭管是谁睡了,我不在乎,我只在乎我好像睡过了,或许,那也算是梦,是真的梦,在梦里睡了。

 

谁知道呢?梦真好,睡着了也真好。

 

20180503 Ebikon







1

高兴

感动

握手

鲜花

漂亮

同情

鸡蛋

难过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最新评论

 作为游客发表评论,请输入您的昵称

寻好东西

政审你大爷

政审你大爷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h60NOUX7AM8重庆高考报名要政审的

特朗普白宫房间里那幅诡异的画

特朗普白宫房间里那幅诡

来源:假装在纽约上周日,CBS的新闻节目“60分钟”播出了一期特朗普

蠢货崔永元其人

蠢货崔永元其人

崔永元,你真蠢。 央视纪录片之父陈虻说:中国所有主持人,没有一个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