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美生活网

首页
北美生活网 首页 互联 专栏 艾琳琳 查看内容

阳光小旅馆 之 十四 一张化妆照片(1)立君是从华盛顿来的大陆老知青,她这次来洛杉 ...

2017-8-24 01:53| 发布者: 蜻蜓点水| 查看: 22| 评论: 2|原作者: 艾琳琳

摘要: 阳光小旅馆 之 十四 一张化妆照片(1) 立君是从华盛顿来的大陆老知青,她这次来洛杉矶是专程陪80岁的老母亲参加老朋友的盛大PARTY。 我看看和她站在一起的老母亲,瘦小的个子,满头银发,自然卷曲的发丝随 ...

 

 

  阳光小旅馆 十四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张化妆照片(1)

 

       立君是从华盛顿来的大陆老知青,她这次来洛杉矶是专程陪80岁的老母亲参加老朋友的盛大PARTY

      我看看和她站在一起的老母亲,瘦小的个子,满头银发,自然卷曲的发丝随和地向后一弯,勾在耳后。明亮的双眼,嵌在轮廓分明的深眼窝里,时时露出温馨的笑容。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夹克衫,脚蹬一双白色耐克鞋,像个运动员。很少看到老人把白色穿得这么生动,干练,充满活力 ,我忍不住仔细打量她,一边在登记栏里帮她们寻找合适的房间,一边对老妈妈热情地打招呼:您好,漂亮妈妈。” 漂亮妈妈笑着点点头:你好,靓女!是一个说广东话的老太太。

 

      晚上,我到洛杉矶大陆老知青联谊会去参加春节晚会的排练,竟见到了立君和她的母亲张妈妈,原来她们要参加的PARTY,就是洛杉矶老知青举办的华人春晚啊!

 

       张妈妈端坐在小乐队的中央,她是扬琴手。她旁边的周伯伯曾是京剧院的老编剧,戏曲家,正在调试手中的京胡。手风琴演员是知青钢琴家舒纳。小提琴手是协会的第一届会长柳岩,一个机械工程师。还有其他的笛子、二胡、大鼓、小镲,都是老老少少的的知青或知青父母。 张妈妈的老朋友是乐队的指挥,几年来一直鼓励她搬来洛杉矶住。 立君想,洛杉矶气候好,如果能在这里找到工作,就带老母亲过来。全家人一合计,难得母女俩一起出来享受天伦之乐 ,不如趁这次演出,参观一下洛杉矶,和一些老朋友相会,再谈谈工作的事,就兴致勃勃地过来了。

 

     看张妈妈熟练地敲打扬琴, 我忍不住问立君:你妈妈以前是搞文艺的吗? 满有风度的。

     立君笑起来:那里呀,她才学了三个月。不过她早就想学一样乐器,说是可以防止脑子退化得太快,这次因为演出,就一鼓劲学上了。

 

      我很吃惊,张妈妈不仅外表不像80岁的老年人,做事也不像老年人,仅仅三个月的时间,竟然把扬琴敲得像模像样,要知道,一个小乐队,扬琴几乎是头羊啊。

 

      立君说:可不是吗!我妈妈做事特有恒心。她要做的事,一定能做成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第二天早晨我上班,立君从外面餐馆买了早点,回来经过接待室顺便带了一杯咖啡上楼。她和妈妈10点钟还要去排练场地与乐队的几个老人家练习,晚上再与整个乐队合练。

 

     我问立君,排练时间安排得这么紧张,老太太能吃得消吗?还有五天才开演呢。立君说:老太太说了,这一次是最后一次玩大的了,以后就只能玩小的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我很感兴趣,张妈妈所说的,玩大的和玩小的是什么,但是彼此还不太熟,不便问,不过,一个不是专业演员的普通人,在80岁高龄时要登上洛杉矶有名的歌剧院大舞台表演,确实应该算是大动作罢!

      这五天最后的排练,每天晚上我都看到立君陪着妈妈在排练场,与几个和她差不多年龄的知青父母在一起认真的,一丝不苟的练习。 张妈妈总是最早到排练场,帮着摆好椅子,谱架 ,结束时又帮着把排练场地收拾干净。谁忘记带乐谱,她会帮着再复印一分送去。 渐渐的,她成了这个乐队的核心人物。 休息时,张妈妈会和立君过来看我们排练舞蹈,见我跳得满身是汗,她体贴的把一件外套给我披上,提醒我当心着凉。

     终于到了星期六,演出的晚上,我开车在约定的时间把她们母女送到剧院后台,然后急急忙忙地帮人化妆去了。 一时间,整个后台花团锦簇,平时走到人堆里普普通通的老知青们,化好妆后一个个亮丽夺目,再换上鲜艳的演出服装,过年的气氛一下子浓厚起来,整个后台的温度似乎都升高了几度,有的人干脆拿出像机互相拍照,想把这喜气洋洋的时刻记录到自己的镜头里。

     导演在彩排完后,跑来找到我:可不可以让化妆组的人帮几位老演员化妆?

     “ 哦?

     我这才发现乐队的几位老乐手,知青父母们,坐在角落里,安静地,眉开眼笑地欣赏着自己的孩子们突然变得这么漂亮的场面。

    糟糕,怎么把他们忘了!

    这时立君牵着妈妈的手,走到我的面前,轻声对我说:是我的意思,我想让妈妈和几位老人家正式演出时也漂漂亮亮的。

    “马上马上,我们这就来。

      我和化妆组的同伴们,把几位老妈妈老伯伯请过来,坐成一排,安置在化妆台前,张妈妈坐在了我的面前。 看到几位老人家笑吟吟的,信任的眼神,我忙了一下午的燥热一下子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张妈妈怯怯地说:我们乐队的不要化了吧,老都老了。。。。。 台上也就几分钟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立君说:几分钟也是在台上啊,别人都化了,你们几个不化妆,不协调。说得几位老人家都不好意思的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化妆组的晓梅说:我们保证给你们化得淡淡的,不会太浓,会跟其他人合衬 的!

       我还从未给老年人化过妆。 就是现在这种化妆技术,也是来美国后,跟在化妆品柜台的化妆师后面偷学来的。给年轻人化化简单的舞台妆还凑合,给老年人化,真是头一回。我心里有点发怵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想起我的母亲也有一张化妆照,那是我的女儿大学毕业后回国探望外公外婆,连哄带骗的把两位老人家拉到婚纱影楼去拍全家福化妆照时留下的。 我的母亲年轻时是美人,可是在战争年代,就是结婚,也没有化过妆。 活到七十多岁,突然被要求拍化妆照片,难为了好久,到底拗不过心爱的外孙女儿,让影楼的化妆师仔仔细细的给化了一把,拍出来的照片顿时获得全家上下的赞赏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了,母亲的妆是清新,温和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我仔细端详着张妈妈的脸,她的五官长得很端正,只要把眉毛修一修,轮廓就更加动人了,尤其是她那双眼睛,在广东人特有的深眼窝里,只要看着你,就是一份安祥。

       我小心翼翼的为张妈妈修剪了两道仍很浓密的眉毛,布了一层薄薄的底色粉膏在脸上,然后开始为她化眉眼。张妈妈安静地听着我的指令:睁眼,闭眼,看上面,看下面。不一会儿,一双眼角微微上扬,眼光清澈的眼睛,在两条弯弯的眉毛衬托下,笑意盎然的看着我了。鼻梁在深色粉的陪衬下,也挺拔了。 淡淡的腮红使整个脸变得有活力。 最后化嘴唇,用深红色唇线笔勾勒出轮廓,吩咐张妈妈抿一下嘴唇,让红色唇线向唇中心晕染一点,再加上淡红的亮色唇油,整个嘴唇的立体感出来了,没有夸张的红唇,但却有饱满的活力感。

       看着这张生动的脸,我不相信她是八十岁的老人。张妈妈也微笑地看着我。她没有像年青人那样要求看镜子,只是信任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  立君在一旁从头看到尾,这时忍不住说了一句:妈妈,好漂亮啊。

      我把张妈妈的头发重新梳理了一遍,特意把自然弯曲的几络头发向额前拢了拢,然后把她推到有明亮灯光的大化妆镜前,请她看看自己的妆合适不合适。 她看了一眼镜子,笑盈盈的转头对我说:谢谢你, 我结婚时都没有这么化过妆。

      立君看着镜子里的妈妈,扶着她的肩头,大声说:妈,你真漂亮!你现在起码年轻二十岁。

       离开演只有半点钟了,化妆间窗外的光线暗下来,原先明亮的玻璃窗变成一面面黑色的镜子,默默地映照着繁忙的后台。

       立君取出相机,把母亲带到一块白墙前,要为她拍一张近照。

      趁立君调光圈时,张妈妈悄悄转过头,看看旁边颜色变暗的玻璃窗,身体微微倾前,习惯地抬起右手,借着这面黑色的镜子,将头发往后捋了捋。 立君调好光圈,等走来走去的人少点时,立刻招呼妈妈看镜头。 张妈妈面带笑容的转回头看向立君。

       咔塔一声,立君抢拍到了妈妈最自然的瞬间笑容。这是张妈妈的第一张化妆照。



(编辑配图, 图片来自网络)







高兴

感动

握手
1

鲜花

漂亮

同情

鸡蛋

难过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相关阅读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2017-8-24 01:50
人活一口气!!!
2017-8-24 01:43

查看全部评论(2)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