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美生活网

首页
北美生活网 首页 生活 情感 查看内容

一条通往心中的路-朝圣

2017-7-5 04:59| 发布者: 失忆中的记忆| 查看: 1048| 评论: 4|原作者: 失忆中的记忆|来自: 转载

摘要: 01八年前,我在西藏。我曾跟着朝圣的队伍走过一段很远的路。从玛旁雍错湖到冈仁波齐,从普兰到狮泉河。那一天,我们一起转山,从浙江来的朋友吴欢得了很严重的肺积水。他很瘦,嘴唇干裂,面色发绿,如果不立即撤回内 ...

01


八年前,我在西藏。


我曾跟着朝圣的队伍走过一段很远的路。


从玛旁雍错湖到冈仁波齐,从普兰到狮泉河。那一天,我们一起转山,从浙江来的朋友吴欢得了很严重的肺积水。他很瘦,嘴唇干裂,面色发绿,如果不立即撤回内地,他可能随时就会死掉。


当我们决定劝他时,他说:“你们不用劝我,是人都会死,若在转山路上死去,那也是我的宿命!”


我们继续走,在转山的途中,我看见他一头重重栽下去,像一只在天空里失重的鹰,倒在转经筒和玛尼石堆旁。那一天,我落下眼泪。


我知道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,在途中、在路上。人的一生是从生到死的旅程,这何尝不是一场百感交集的人间朝圣。


在朝圣的途中,有一首歌,每个人都会唱:


黑色的大地是我用身体量过来的,

白色的云彩是我用手指数过来的,

陡峭的山崖我像爬梯子一样攀上,

平坦的草原我像读经书一样掀过……


我不曾问过他们,究竟一路风尘仆仆、跋山涉水,是在追寻什么?每一个朝圣的人心中都有一个答案:找到灵魂的归宿。


就像海上的灯塔,在那一瞬间会全部打亮,然后去照耀黑暗崎岖之路,照耀内心每一个黑暗之处。




02


2009年,我还曾跟随过一支从青海藏区去拉萨朝圣的队伍。


这个队伍里,有僧人、孩子、医生,还有被选为转世灵童,却阴差阳错没有当上活佛,从此命运大变的商人,他们一路匍匐前行。


随行的有一个同伴因病离世,在就近的天葬台大家送走他。我还记得那一天,黑压压的秃鹫在低空盘旋,然后一哄而散。


朝圣的队伍带着宿命继续上路,他们无悲无喜,不卑不亢,信仰加持着他们,他们朝着那束光,不惧艰险、风餐露宿前往。


这一路像极了人的一生,把喜怒哀乐尝遍,转山、转水、转佛塔,欣喜有时,悲恸有时。


《金刚经》说:随处结祥云,诚意方殷,诸佛现全身。


生命对于一些人来说,本就是花开花落,去去就来。能够死在朝圣的途中,也是一种幸福。

那一年,我和他们一起走了十天。他们身上很脏,额头因为磕头的缘故,磕出了厚厚的茧包。


身份有高低之分,但灵魂没有。


在朝圣路上,能够坦然接受身体之苦的人,都是内心极度善良和坦诚的人。


在朝圣的队伍中,有一个23岁的年轻人叫扎西,当他随身所带的盘缠弄丢之后,我给了他100元。他收下后,去附近的村里买了一包方便面,回来时,递给我80元钱。


“够多了,我用不完。”


队伍里,还有一个叫卓嘎的14岁女孩。中午,大家坐在路边休息。只有她一个人还在磕着长头,等她磕完,回来端着碗吃糌粑时,我问她,为什么要比别人多磕呢?


她很害羞地看着我:“因为上午我偷懒了,多走了几步,我要给磕回来。”




03


在拉萨,我曾经两次遇到一个叫达娃的女人。


达娃在藏语中是月亮的意思。她来自康区,一头乌黑的长发,闪亮的眸子,健硕的身体。


在她腰上拴着一根绳子,绳子另一头拴着只有4岁,正在玩耍的女儿。因为自己要在佛前磕十万个长头,又害怕女儿走失,只好把女儿拴在腰上。


我问她一路走过来,用了多长时间,她告诉我,一年零四个月。


我猜测着,这一路她遇到的磨难。可是到了第三年,同样在拉萨大昭寺前,我又遇到了她。


唯一不同的是腰上的绳子不见了,她的女儿已经可以模仿她的样子,双手合十,然后匍匐磕头。


这一次,她从家乡过来,只用了一年零三个月,比上次快了一个月。


她说:总有一些路,需要自己一个人去走,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代你的双脚。




04


在狮泉河镇的小旅馆里,我遇到了大卡车司机次仁才让。


他收入不多,靠跑大车养家糊口,有三个孩子在读书。每到夏天,他就会一个人开着辆快要散架的旧车,从青藏公路一路摇摇晃晃来到冈仁波齐。


这是他连续第十七年来到冈仁波齐。


我问他,你每年都来,会不会烦呀。他脸上堆着笑,用结结巴巴的汉语告诉我:不会,因为这—是—神—山。


转山结束后,他又开着那辆旧车,噼哩哐当,满心欢喜地走了,像在佛祖那里领了奖品的孩子。


我知道明年,他会回来,后年,他还会回来。


那一刻,我突然明白了。在我们眼里,赋予各种意义的朝圣,对他们来说,其实就是生活。




05


我还曾见过一支上千人的朝圣队伍。


他们浩浩荡荡,在马路上绵延数公里。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刻,我站在路边,庞大的朝圣队伍从我身边经过。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和我微笑,当他们身体突然匍匐下去,重重地划过大地。


而我站在那里,泪流满面。


我有一个西藏登山队的朋友边巴扎西,他曾登顶过十四座雪山,也曾被雪崩覆盖过身体,在雪崩中安静等待死亡降临,然而上天眷顾,他死里逃生。


2005年,他攀登迦舒布鲁姆时,被大石击中颈部,造成神经损伤,面瘫,就此退役。我见到他时,他的嘴歪着,像一只凸嘴的鹰。


他告诉我:“没有了山,我觉得活着好没意思。” 


我们一起骑车,去羊卓雍错、纳木错,一路上,他都在讲有关雪山的故事。他怀念在雪山之上,听到远处十万喇嘛梵唱,祈福众生,轰隆作响,如同天启。


雪山是他一生的荣耀。



06


仓央嘉措有一首诗:


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的秘密




高兴

感动

握手

鲜花

漂亮

同情

鸡蛋

难过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2017-7-12 05:50
安茗你好,是转载的别人的,是因为看到有思想上的共鸣,想拿出来与大家一起分享。
引用 2017-7-7 03:06
实在好棒的文章信息
引用 2017-7-5 17:45
你是明明吗?还是转贴?
引用 2017-7-5 12:43
图片编码修改了,  否则不同浏览器看不到

查看全部评论(4)

 作为游客发表评论,请输入您的昵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