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启左侧

[情感故事] 那些离婚教我的事:结束一条道路的惟一办法,就是走完它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10-16 16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    人生何处不心理,待我为你八一八
) H' @! @9 j$ ~; k* x. G  导读:经历一次离婚,不仅仅意味着儿时爱情幻想的破灭,更是把自己打碎了重塑一遍。本文作者完完整整走了一个全过程,感触颇深。
; `) }  d3 ?% Q: M) z  她曾把离异当作生命中一个创痛来对抗,用的语言是,原谅、重伤、战斗、黑暗、结束。
3 {# a, ^5 b/ R6 n7 u. f+ i  十年过去了,现在,离婚对她又意味着什么呢?, ^. M' f0 T& h1 ]* \% n
01
  我十来岁的时候,坐在上海市二中蓝色窗帘的教室里,在老师眼皮子底下,和边上的女孩子们飞快地用笔交谈。0 X1 t- Q. ^; k

; y, v6 T( [9 z7 J; A, w
  细细密密的黑钢笔字,写在卡哇伊的粉色信笺上,话题以爱情为主,昨夜的电视剧情、同班的心动男生和邻座扭扭捏捏放电的小情侣们。
$ g& \! ~1 e4 X& j, N  初中毕业时,我将那些纸条收起,装进一个淡绿色纸包,在上面写上"一片冰心在玉壶",封存至今。* b6 w5 @+ g" v4 ~) L. x( g+ m
  你可以得出结论,我从小是个非常纯情的文艺女青年,嫌酸的兄弟姐妹们,可以不用再读下去了。4 f" S" a! ^6 K4 u' X
  那时我关于爱情的全部想象,来自《希茜公主》、《红楼梦》、《飘》、《欧也妮葛朗台》与《东京爱情故事》(暴露年龄了),以及我那对由初中同班同学而初恋结缡的爹妈。
. _7 W% D4 ~. |1 R  如果那时有人说,你要谈N次恋爱,伤人并且自伤,然后嫁给一个北大师兄,然后离异,办离婚手续时对方和别人的孩子已将要出生,我妈一定会晕倒,我一定会为能演绎这样的狗血情节而热血沸腾。
8 b: x) R( N# K3 m) z) s$ |  三十岁时,这一切都实现了。. ^4 y9 F0 T4 x& v
  有一天,我从纽约出差回来,出海关,开机,短信叮叮当当涌入,回电,他说,"是个男孩……"我挂了电话,坐在首都机场的地板上,嚎啕大哭。
0 d2 F- E% o' x/ c0 g6 X+ X' U9 E  在朝阳区民政局办完离婚手续,走下楼来,我不可免俗地,抱着我前夫,哭了。2 X/ h; J8 e5 W: P$ p; s+ U( z- q+ @
  后来有一天,我们去办理房产分割手续,起大早去房管局排队,我坐在台阶上等他,他来了,很绅士地带着豆浆和饭团。我抱着食物,北京冬天的阳光照在我身上,有一种惨淡的温暖。1 X# @) D1 v) T4 _" ~0 s& ]2 c
  我前面有一条黑暗而孤独的道路,我站在那路口,冷得发慌。$ ]& c" Y; N0 b! X- j
  此时此刻,我一不小心活成了一个剩女再嫁的励志故事。重新遇到了一个"内心有光"的男人,生育了一个让我觉得何得何能配有这样的幸福的女儿。
* J  ?: X# B/ E3 H* o* b  其实如果在离异之初有人告诉我,三年以后,你的王子就会出现,这三年会容易过得多。
" K! ~! L- G0 }! ?' o- e7 f  可是,在那时候,我以为那是一场无期徒刑。
+ Q  M, A) `  r  而亲爱的你,我想象中的读者,若你在分手、离异、守候、寻求,站在那条黑暗而孤独的路口。
3 h, m% `4 d, g8 p+ `! T  我想说,"结束一条道路的惟一办法,就是走完它"。
2 M, V& {9 C- B! j  m; C  那三年里,我挥霍过感情,轻慢过世界,我怀疑过人生,丧失过信念。9 G, p* [! }: i; F. X- `
  但是,终究,凭着对这个世界很多很多的挚爱、景仰与好奇,不懂、不舍与不甘心,以及那气若游丝却始终未断的关于爱情的理想,我们可以把这条路走完。
; S8 m$ _& d4 T, U3 ^  这便是离婚教我的事。+ x; v2 p9 r3 }9 I+ v
20201015_16027900508768.jpg
  / 第一桩事 /
$ q" s5 V+ D% b  原谅自己
' K6 k' N/ v' l2 F/ f2 n4 ^( A' h  这TMD真是一个艰难的问题。
8 v  R$ ~( R; U  我曾经向闺蜜们痛诉革命家史,把他批得狗血淋头,在女友的长吁短叹、同仇敌忾中获得安慰。
( X! {2 Q! E8 m9 h  然后,就会有人问,"那你当初为什么跟他在一起呢?"  c% ~7 `1 [6 C6 E
  面对这个问题,我至今不知如何回答,而且这个问题立刻能让我的痛苦指数翻番,因为它让我觉得我蠢。
8 b2 J4 l0 N9 f" B, T0 T  在我眼里,我的婚姻似乎过失方主要是对方(尽管这不一定是事实)。但是,"他是我自己选的呀。"7 A, F6 W; b, t" `' j& Q* G; i
  在痛惜自己的青春时,可以怪他,但更悔恨自己做过的选择。这世界上最难受的,莫过于后悔。
- \! w" C5 _0 y$ d" k' W  花了很多时间才放过自己,听了很多很多遍尚雯婕的《一大片天空》,我会一边听一边流泪一整天。
2 C& L" s* K; m2 B- _  "我现在放开是对的,像当初拥抱是对的,生命中什么时候就该去做什么……", R' M5 \' G! c+ t$ @
  选过了,试过了,努力过了,发现不行,退出了。
3 `! e) m1 v; }  i! N5 e( J  谁还不犯错呢?谁能保证第一次婚姻时就是明白的?
# D$ Q* S! r! v9 g: r7 z6 S4 J  承认我的婚姻失败,是一个撕破那袭华丽的袍的过程。很久很久以后,我才发现,爱那袭撕破的袍子,是真爱。7 v1 U# p- D3 x/ q/ J. L" j
  后来我不再喋喋不休了。
' s/ f+ Z( h6 V  为了从这种祥林嫂式的痛苦中拔除出来,我做了一件疗伤的事,有一天,我对自己说,我要写一百件事,我和他之间美好的事。( q, h* h* F  `
  为了完成这个目标,有一个星期,我天天时时都在回忆那些美好的事,在收银台前排队时想到一件,回家写下来。; \' q. M% W4 I! T" _* u) I; h
  美好的事占满大脑的空隙,写完一百件,我就好多了。9 l/ F$ o9 j& z  p* q) w: ?4 ^
  / 第二桩事 /
, w, J4 e/ s& f  D4 r  尽快结束法律手续,不要纠缠
2 Q/ m9 e4 p* Z% K* k4 U8 \& h, M  我比较后悔的一件事情,是没有找一个朋友或者律师,代我办理一切离婚与财产分割的手续。
( N; Z2 W- y0 O& }( c  I* j  这个漫长的与他不断接触的过程,让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自己不再那么爱、也不再爱自己的人。# `7 F* u6 `! _6 u( T0 f6 S
  那是坐着过山车的日子,互相说了许多狗血台词。
+ o3 o/ H, Y" s/ W) C) n  现在想来,他想必也脆弱,也徬徨。他对我留恋,我痛苦我惋惜;他对我绝情,我痛苦我心酸;他过得好,我惆怅;他过得不好,我担心;他表现得真挚,我依恋;他表现得无赖,我愤恨…
3 `; w* T: L' u3 {* `  我们毕竟曾经结为夫妇,真诚地期待过百年好合,郑重地把彼此的一生交托手中,甜蜜地度过青春年少……见他,太容易动感情,太容易翻江倒海前世今生地难过。% b9 W. R8 V! B7 A1 J+ d
  如果再来一次,我愿免遭其罪。他过得好与不好,已与你没有关系。7 ]; _2 O: H" b
  他对你好不好,其实已有答案,只是没有勇气面对,因为那孤独是那样漫长。可是,亲爱的,你给了自己一个机会,去寻找可能真正的幸福。; D- |6 u; b% K* r; t3 O
  如果你不给自己这机会,十年之后,你是否会后悔?
+ K. |5 E' _+ Y4 P  N  那么,既然你已决定给自己一个机会,你上路吧。" |0 R* Q2 C) _0 b
  / 第三桩事 /) b  J& n0 |# Z/ [6 b
  适当远离父母,和其他一些为你痛苦的人
$ T! |4 n* e% d# W. n( J0 f  我爹妈在那种老国企工作了几十年,就那么个圈子,同学也是朋友,同事也是邻居。$ m. m6 Q9 N& l0 V7 {7 R" |) U4 n
  我从小是那种十全十美的"别人家的孩子",我都不敢想象,忽然有一天,偶像倒塌,轮到他们面对别人善意或不善意的询问,"你闺女怎么了……"我无力承担,我无力想象。7 a" n" Y) b7 ~% ~; Z, |) |' G
  于是在我脆弱的时候,我远离了他们,不在家里长时间呆着,不对他们做太多的交待和解释。
8 F+ u7 \$ V1 W0 y7 j  离婚后初到美国,妈妈和小姨来看我,我把房间让给她们睡,自己每天到楼上同学处打地铺。
4 n% g* B0 C$ a  一个星期后,妈妈说,"你怎么躲着我,你是不是很讨厌我?"我于心不忍,说了实话,"妈妈,我抽烟了,抽得很凶,躲在楼上怕你知道"。
8 }0 Z: v4 Y; r$ T4 t  母女俩抱头痛哭。父母的承受力比我想象中强,重要的是,我自己要快快好起来,只有我好起来了,他们才能真正安心。
8 J& ]: N8 t& T( r  (诚实地说一句,我爹妈真是天使一样的爹妈。三四年离异后的单身日子,他们没有碎碎念过我今后怎么办,没有表达过抱外孙的渴望,没有安排过一次相亲。)
6 c, I! Q( `" S7 r. h- z% M+ {+ g+ a  全家重伤,你已成年,各自关门,舔舐伤口吧。. I, g. @2 g3 L
  / 第四桩事 /) B7 U! T  M' }" Z7 Z' E& @
  找一个心理医生
+ _. e5 j( V" h1 x" p  我的诊断结论是抑郁倾向,没有确诊,没有用药。
- u! a0 `/ x1 ^- J; h4 {2 T8 q# f  起意找医生,是因为我出现了自杀的念头,有时候这个念头如此具体,吓着了自己。
4 V$ x" c+ ]- r  D  有一天深夜,我出门去倒垃圾,两分钟后回来,发现本已熟睡的室友被关门声惊醒,正披头散发全身哆嗦着打我手机。
% V8 V9 F0 I+ ~' I0 A0 L) N  她怕我寻短见去了,见到我时,她一把抱住我,红了眼眶。第二天,我开始上网找心理医生。3 ]! w! C) j8 a( [" y
  下着细雨的春天早晨,我忐忑不安地第一次见到我的心理医生。她连续三个小时,没有起身去洗手间,没有喝过水,没有太多地打断我,就是目不转睛、心平气和地听我说了三个小时。4 l- A9 N( V# P0 Y+ y4 R; G' X4 u
  面对朋友,你有种种顾虑,例如你不好意思麻烦朋友太长时间、太多次(我真的麻烦了很多朋友很多很多很多次),例如内心的私隐与婚姻的细节,例如你和他共同的朋友圈子传话。
1 {7 J; b  O( w2 {2 q  但是,你可以心安心得地对心理医生长篇大论。
% C; ]& H4 _: J# H' v  另一个好处是,他/她们见过的案例多了,他们告诉我,你有这样的行为、念头,种种,都是正常的。' u5 M/ Y( b9 q3 k4 y6 }! [
  于是觉得,噢,我不是怪物,噢,我不是疯了,噢,这是第一阶段,下一阶段会那样那样好起来。; k9 z) t+ b. {) A8 T. K
  / 第五桩事 /
- p3 T6 c& N( v  不要急着好起来,原谅自己在泥里趴一段时间
4 W" F" q, B  c1 U  我有个女友失恋时说,我一直试图挣扎着爬起来,我爬起来,又倒下去,我爬起来,又倒下去……9 ?$ C: Y! Q# g4 o' L& j& A. U
  我现在不折腾了,我就让自己在泥里趴一段时间。+ J( r) D0 u, q& o. O4 X/ K7 j
  是的。好起来的路很漫长。
  w; F$ ]: ]; T  Z5 u+ C- D  我一直急切地希望自己重新变得快乐。
# c5 k4 l/ t& X& k8 m! r% J  2008年我被公司派驻到了四川地震灾区做重建规划,忙得四脚朝天,个人的问题变得如此之小,我觉得自己走出来了;4 y1 R; ^3 O; v4 E' c3 }
  2010年初到美国MBA这个新鲜暄哗的环境中,世界如同画卷徐徐展开,我以为自己走出来了,2011年我从南极露营爬山五天归来,觉得自己小宇宙特别强大。
( e9 t4 x8 r6 _+ [7 N$ e+ t  可是,在那些深夜,孤独的幽灵从未稍离。
; K/ W: @8 ]# f" J2 H- W& u  P& Q  此时此刻,我可以说,我一直都没有完全地走出来。那段失败的婚姻,已经永久地损毁了我身上的某一部分。可是,我已明白,人生不是一个章节一个章节来的。
& P5 i1 ^1 {3 D7 w3 q  不是我说,好,从明天开始,我要好起来,这世界就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。
# V3 x7 V1 [8 g2 U: a  反复,歇斯底里、不思进取、不健康、不快乐、不洒脱、不漂亮。, R  X. y$ x9 f5 _9 _0 x& T& r
  有段时间,我对自己都"久病床前无孝子"了,我的爱恨情愁都变成过饱和溶液,我自己都烦自己整天几几歪歪了。
2 s# x$ _5 d  J; ?7 K4 M1 @  情绪影响工作时,周围的人包容着我,那种亏欠感又压迫着我。挣扎。有时起得来,有时起不来。- d) i& [8 X- Q. x
  但是,那又有什么办法,那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。谁说人生要按漂漂亮亮地生活呢?谁又有资格说,什么样的人生是对的呢?9 e0 x# z) M. h7 N& @
  励志小说如果中间不够狗血,结尾就不够励志,对吗?9 b0 \9 n3 O! f6 m& N2 ^
20201015_16027900051654.jpg
  / 第六桩事 /
* j+ G" w1 ~5 U2 V0 o9 S4 k  但,这不等于说,就放弃努力了6 A- `: P& [+ J
  因为那个女友还说,"我是一朵向日葵,我趴在泥里,我的脸还向着太阳。"
0 c: K1 b8 ?! A, X1 {3 E" r  要做事、要运动、要看书、要旅行,只是,不要指望,任何一件事可以药到病除。
5 o4 B* ^; u3 \# @" W+ C; C  在那段心情很差、自杀的小念头让人害怕的时间里,我什么都试了。' K' D5 Z, T- E) F
  旅行、瑜珈、跑步、游泳、养猫、画画、血拼、打游戏、卡拉OK、快男超女、搓麻将、写博客;我按照大众点评一家家尝尽美食、我给杂志撰稿,给大学生上课。
4 T6 P- B) N* D6 n8 r8 ?# t7 X& b  我上最苦的项目,我上自己最不擅长的项目;我一大把年纪了考G考T、在ChaseDream上写了上万字的考G经验,回答了上百楼的问题;我申请学校,最后把自己折腾到了美国。* S4 h9 A# F1 r/ O% ^8 V
  没让自己闲着,看这个世界千姿百态,我在发现可能性,我在相信可能性。( y) X5 J* f6 {3 H& @9 j, p
  这样,当你有一天,从泥里爬出来的时候,你发现,原来你并没有一直躺在泥里,你在慢慢地向前走,你沿途收获友谊,收获风景,收获阅历。
' f$ r* l. c' h) V  有时候,你会觉得"我做什么都没有用"。$ B) q$ s2 G  y$ i0 T
  有段时间,我常去滨哥滨嫂玩,这对可爱耍宝的夫妇总是让客人尽兴而返。但是,我还是要沿着灯火通明、孤寂无人的通惠河北路一个人回家。9 n  N4 W1 T/ V6 ~, K4 f6 y0 Q6 W3 G
  是的,在你从精采的宴集中归来,曲终人散,你发现短暂的欢娱之后,在夜凉如水的回家路上,你的孤独、悔恨、绝望,都不期而至,好像从未离开一样。
) o4 w$ w& c# `) \1 I  可是,它们真的离开过。那些美好的瞬间,让我休息一下下,让我有力气继续去战斗。" e3 M- x" a" E& K+ S! O
  我也渐渐相信,无论这世界多么差劲、多么可怕,有些东西,真的能让你高兴起来。! e* V  A6 h" F- [/ [( I! r+ Q
  对我来说,也许是一场与好友的麻将,也许是一场汗如雨下的运动,也许是一顿精致的食物。3 \. X" L% Y4 A  z; c- q/ P0 H4 L
  当痛苦来临时,我不再那么害怕,因为我找到了自我救赎的道路。那就是,做事的时候,倾尽全力,吃饭的时候,专心致志。
; C" y, U$ f0 w6 B
: _% D! e. o* a6 x9 h7 q) f
5 j6 `4 @) z' k# C) `# n
02
  离婚那年,我三十周岁。我没有细想过将来。, \& ?# A& F4 p
  待我缓过一口气来,环顾四方,发现自己三十出头,离异,白白胖胖,工作忙得昏天黑地,属于"圣斗士级的剩女"。7 n2 V% [# F# f2 ]
  周围男生可分为三类,已婚、我看不上、看不上我。
3 c( t. E0 S) C# r  我也遇到过别的感情,一言以蔽之,就是不靠谱。我问一个好朋友,一个哲学老师,"你觉得我还会遇到幸福吗?"4 P! d0 S/ i2 {0 A* K1 b
  他说,"十八岁的大一女生们常常问我这个,你会如何回答?"  b9 v( t8 B) Q$ U3 ?  i! [$ O  ^
  我说,"当然会找到的。她们那真是瞎担心。日子还长着呢。"# Z$ Z" m8 `3 J5 }
  他问我,"那么,你除了比她们大几岁,又有什么不同呢?"
7 F0 h3 C: n. ^0 w5 D9 j  是的,又有什么不同呢?没有什么不同吧。
0 L- s" o/ s, |0 z  也许概率上说,三十几岁的离异女生更难找到,但是,对于每一个单个的个体,概率又有什么意义呢?谁知道我是分子还是分母呢?( U9 L& y8 K' [) ]
  你一定会觉得,这样想又有什么用呢?
/ h8 Z( G+ C* r6 P! ^7 g) X' _  这个哲学老师还对我说,Autumn这个人只能向她证明,不能让她相信。于是,我跟自己打了个赌,我说,我要相信。
% ~& N- r0 z' T0 g  如果有人早早地把结局告诉我,我在某年某月某时会遇到一个对的人,那该多好啊?可是,知道了结局不就没劲了吗?8 F2 X# T0 N, v* @( E/ ]8 K
  我告诉自己,我要相信,我一定要相信,然后当那个人出现时,我会好高兴。
3 Y( n+ k8 u5 _5 l  U( s1 E# x  ]  后来,我真的好高兴。# ~$ D- D8 O' E) c5 o% x2 ?8 Y
9 j4 K$ z  {" t' a# e
: d3 R. @# W- w: A' p6 e$ G
03
  在美国第一年,我从费城到加州的亲戚家过感恩节,写信告诉一个还在加州读博士、失联五年的北大同班同学。
( N/ k9 a+ [! D& H: W; A, D  他开车来带我在旧金山玩了大半天,路上他放着一张老狼的碟。
  r9 V: y9 L; y9 B  异乡的冬天,异乡的山与海,异乡的咖啡与黄昏,那些歌却迅速将人带回了北大的旧时光。% q0 v; s; M* x2 s
  转年春天,他博士即将毕业,接受了母校北大的教职,回国前纠集若干同学去旅行。
+ g# a1 E8 s- P  在古老的墨西哥城,我发现,五年失联,他在阳光灿烂的加州,过着简单而孤独的读博生涯,我在北京,历经时而繁花似锦时而兵荒马乱的折腾,内心深处,我们却是那么相像。
+ C, S6 z0 y& V; [) a  原来,他在太平洋的这一边,静静地长成,静静地等待着我们的重逢。
4 J$ U* P; f, M) N+ x( {* M0 V9 n  在墨西哥的第二天,我给国内的父母发了一条短信,告诉他们,我遇到一个人。
& Z. M& Q1 g2 V) W5 l+ f2 m+ E  他"迂而不腐、直而不粗、柔而不膩、朴而不俗"(翻译成大白话,就是发现一个靠谱的文艺男青年),我要嫁给他。" V9 k  j9 E! N7 q
  两周后第三次见面,他从加州来看我,带着戒指。暑假第六次见面时,我们飞去拉斯维加斯,在一个叫做"花朵"的小教堂里注册结婚。
  y  f# B* q. @# ~# ^. Y, T  我的过去,永远是我的一部分。让我惊奇的是,经历简单顺遂的他,却自自然然地接受了这一切。
0 P: T: r8 B% y, j2 A6 b$ ~- h( {  他抚慰我脆弱时的脆弱,也珍惜我勇敢时的勇敢。一言概之,他让我舒舒服服地成为了我自己。
" g. D% W$ `( |% J+ p  最后,容我引用文艺男青年的文字吧,因为我再也不能写得比他更真切了。
+ d0 ]* ^5 y! ?5 x  我常幻想能够坐时间飞船赶到前面去看看结局。现在答案全部揭晓了,每一块拼图都放到了自己的位置。我看着这幅画,它的每一个平凡的细节都无比熟悉,而当整幅画面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时,我不得不承认,它好得让我有点儿措手不及。0 x1 f+ d2 U1 A, B
  我坐在黑暗的屋子里,等待着电脑关机,当主机的轰鸣声停止而一切归于静寂的一刹那,我百感交集。如果世界是随机的,我必须说我很幸运,但我更愿意相信这一切是注定的。此刻的我,如释重负。
8 p" `# T% N- r  T6 j' V) k. l' h  你是特别的一个。我说不清楚是什么,但你身上确实有种特别的东西,让我不再怀疑,让我纵身一跳,让我敢把话说满、做绝,让我情不自禁在做许多我从未做过、或是我以为不会再做的事情。
2 y9 ]% o  {8 E7 D& g8 Z: z  我想和你去过那种小日子,那种修理家具、淘米做饭的小日子,我喜欢被长辈唤作小两口儿。我喜欢被小孩子叫爹而不是干爹。我不想让我的配偶栏空白。
# F4 }/ u% U" ^* r/ X  我喜欢大红色,结婚证的封面,墙上的囍字。我喜欢大吹大唱大声吆喝,方圆一百里的乡亲都来讨杯喜酒。5 g8 o. ?* ~9 M9 ^) ]: t+ \
  于是,我们过上了那种堵车雾霾还贷款的小日子。生命依然是一袭华丽的袍,爬满了虱子。虱子是新的虱子,明天是新的一天。
) D9 ^# \9 x9 {: W- G+ e' D' G  这便是离婚教我的事。
+ z& n- ?4 g3 C7 \! A# n  作者简介:Autumn,关于我,现居北京,四岁女孩的妈妈,七年麦肯锡咨询,三年互联网运营,目前创业中。天秤座AB型血的纠结星人,主写职场与情场的选择题。如果不更,那就是因为真的太忙了。
3 w; H8 w8 [7 r- e& ^
; k' a4 ]* K8 G* l( H; `7 @% C+ d- X2 \& B8 D6 y8 i$ a

" m9 |7 t% y: q

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:https://www.beimeilife.com/thread-90250-1-1.html 谢谢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