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启左侧

[艺术大师] 老树画画:马上就要过年,眼看没剩几天,心里老是惦记,怎么还不发钱 ...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2-8 19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* Q  C# |$ k* {( V! P& }3 t

) D/ g9 x. @; f
8 [* _- h- r$ x# G
快过年了,分享一组老树的画:“但求平安吉祥,其它不知说啥”。
8 B) }! a0 q1 r/ m% M

2 ]9 O! ]$ l' n% h  ^1 y; y9 T. L
作者:刘树勇
图文转自微信公众号:老树画画(ID: laoshuhh)

" j) [- _, T/ X- ~! ~( K; S, A4 L- b* _/ U; @- ^. I

3 [7 k# |- h/ w, z8 T9 ^, m/ J+ ~. O
马上就到新年,我跟老虎聊天。
他说总是惦记,怎么还不发钱?
7 j1 o" o4 C/ G4 L/ [9 }
' x/ [; o- J& L" p2 ]

# C, [+ K% R: ^4 N8 _
4 U3 n( u) H, o. O% b3 E' L0 O1 S

1 x2 f1 U0 h% U8 [
忙忙碌碌不得闲,尽管没挣几个钱。
万水千山挡不住,抱鱼回家过新年。

' X$ h% G+ P* ]- p% O3 f- b8 I: \& Y! R( [3 b9 p5 C
6 F# S9 l- H. R# i9 n. z4 S( n1 x+ h
9 V; A, N2 n. T! k8 k
最近总在盘算:马上就要过年。
母鸡留着下蛋,公鸡宰了解馋。

" X/ Y) A* L; f: J; G; z- R
# n, j6 g! G1 T1 Y( d" g
' w, c! _& C& H* {8 N$ N  z

9 v" g/ o' \4 e" v& s# _
" I! f5 z1 ], c! T$ J
不过有限生涯,只是平常人家。
但求平安吉祥,其它不知说啥。
) C8 h7 D" l) N3 U& D

$ l. O& P% T- D5 \

' W" x$ p5 H- n. S8 C* \" f# J
8 E7 G7 {  e  I% W0 \' C
背包回家过年,走到小村山前,
忽然两眼潮湿,远远望见炊烟。
! J9 ?1 x7 e4 n8 X

  d, A7 q, b0 _3 z
& R. ^7 w# R7 F) J
又快过新年,听雪落空山。
天天这么忙,画里却装闲。

; i9 l6 S+ o8 r6 E. \8 J; U% q0 a5 d3 N) @
' }1 @9 }) I# v2 B
4 z3 A& l( L+ p
: [9 k; \( H% |* G" U
玫瑰送罢,红包收了,
热闹一场接一场,
还挺忙,怎样?
片刻温暖,一世炎凉,
假装日子挺安详。
驻足残山剩水处,
傍一树衰柳,送走了夕阳。
谁说独处总寂寞?
有个人儿在心上,
相随半拉月,同行一条江。

" y5 ?- w5 c9 h. N0 i; O6 S: K3 ?( g( x4 @& V5 O

& H2 G6 z6 `% f4 H, a! ?. [+ H8 m/ x" }% I6 m6 j1 E% ~
送往迎来忙罢,心中无喜无悲。
独自喝上二两,坐看大雪纷飞。
; M! N4 h* b* A0 o2 E3 o, u. b3 P

0 H) q0 x  B& L% A$ q5 M4 m

9 w5 c+ H% S& J0 j- [, \$ V2 @0 w1 `  z
5 w1 o( }1 y, U; n
想回老家过年,至今憋着没走。
原因不是别的,奖金木有到手。
: d$ Z+ r' ^  e% P
; a" V% V* {& ~! j' v. F) h
/ v) K$ B! ]6 a) u( f; b, f

/ o$ x7 M* p& \+ V& M" W8 o" X
说话就要过年,已经没剩几天。
谁再逼我加班,活得真不耐烦!
3 E  g7 V3 Z# |) r' z* u

7 H+ Z5 j) G9 \2 {, _3 s
2 t5 p& B8 H/ s  Y2 r; J- u
: @5 G0 D! U; n1 p# H
老陶说:心远地自偏。
老苏说:何似在人间?
老毛说:万水千山只等闲。
老树说:快发钱!要过年!!
2 t4 S" D# q: f5 N6 }4 J# W
8 Q0 `# F$ h2 C0 G% C$ Z

. G: q0 v1 F0 I; |) ~7 K: o; M/ F9 S) L
等着发了钱,等到过了年,
等到梅花开,我就不上班。
我就到处走,浪迹在青山。
我就特任性,天天装有闲。

# `  t4 e" z' e( r  e$ T) L' a9 J0 K& Z

! r7 D8 w, c( u+ `6 Z, ]5 h9 F" f% s* {
过年到处乱跑,有件事情记牢:
阶级敌人在磨刀,小心你钱包!!!
  w# G1 N& W+ h6 s6 f) E
+ ~6 m! M- V& x! z

' I& A, P8 b9 Z6 H" j& m! F
# D, v& m9 a. Q1 n1 }1 I2 \+ P
起个大早。吃得也挺饱。
街头车辆真见少。确实要过年了。
大学已经放假。门口快递少啦。
最爱一人呆着,横涂竖抹画画。
2 r. E$ Z3 \$ s) ]
$ W1 x& e  M7 N9 ^5 G
7 R- e/ |9 l; E0 c& r/ h; T- G  l" {( P
# a2 |: `; o  A( a1 u: a
别说奖金是否发,别管领导把谁夸。
再过几天过年了,送你一丛野梅花。
# C7 p( s! w  b! ?0 _+ t

. `8 P+ N5 `* q, n! x- e
- T0 ^9 ]0 s3 O+ I0 _3 m

5 P' I7 v7 _; x* q; @
窗外北风怒吼,老树正在熬粥。
桌上摆开大碗,腊梅开上枝头。
每年此时此刻,总想小的时候。
一锅寻常滋味,平添无尽乡愁。

4 a/ K/ C8 Z& A. M% E# i" e$ J/ G8 h( g
% b7 E/ U5 w! T+ s; X
) x  A  C# b  A  N# p$ ]  c
5 g8 h+ r* l3 x0 o, Y5 }1 I5 n+ t

7 U3 K# q; a" a
当年风雪天,人都宅在家。
铁炉煮沸水,铜壶沏粗茶。
拌个白菜丝,把酒话桑麻。
早晚浑不记,榛子闲磨牙。

1 Q' A. L2 v' {' h1 ]5 p( d9 c# x
. n  B$ I& f# J) _2 [" ^1 `
5 i8 |( Q( y- ]" H6 t+ M
' d9 l# G4 }7 _) X
平时难得清闲,何况马上过年!
事情只多不少,真想遁入空山。
$ [1 R$ _4 @1 a

; k0 K1 E! l6 e/ c! H, {3 j
" U1 w/ }. z, o2 Y$ \0 d9 h7 m$ M
& X" H! w  A- |8 q% ~  N
几个多年老友,平时难得聚首。
年底凑成一堆儿——上酒!!!
- T" P/ S5 |: Y1 C
( T6 x5 T0 Q. O7 {5 O" K

3 a" \$ @: ]* b2 Z$ r$ m3 N/ {" ^6 {0 ~) w; s: ]# n1 N
转眼到了年底,不必有悲有喜。
神马都是浮云,万念皆从心起。
走你!!!

! F$ C% g# J0 r
* L/ L, p; Z3 ?* x
! X% e. E5 M9 O, e: I+ e  U) o
: p! m; G! K* x8 I* [
城中这么多人,年底事多闹心。
寒林深处走走,听听风的声音。

3 B4 W+ y$ O* Q! o) D) }) `3 Y( |0 W0 F) t$ |# k  y; c
5 v# y( ?% {/ a' U4 ^% @
1 Z& g9 [, `" Q3 U1 O4 N' [7 [9 k2 |
想想这一年,嗖地过去了。
现实太残酷,事情挺难搞。
天天没闲着,挣钱却很少。
心情特郁闷,人也见变老。
来年能如何?不知说啥好。
, e6 e+ e; J' M) M, _5 N1 Z+ ^' t
2 H  L! R% v& x

3 c% x' }. r* j  U& h$ L, X/ u2 c' ^9 }3 M6 C* h& q, f1 r( t) l0 D
一年折腾别白忙,挣钱买点隔夜粮。
心中真是没有底,不知来年啥情况。

" C- ?9 t9 ?, H+ t: D. r
! D' X+ x+ a- }: D; \

: E7 @& P& n0 I3 |" M) }4 k
' E% X' i6 w. R# Q
一年又快过去,总是庸常生涯。
雨天做做清梦,雪夜看看梅花。

, L1 c5 y$ A2 H- _  f- ~, T5 R/ S! {! p2 u6 K% i* t6 L
( y5 M5 O% J  U5 ^* }
2 `# k# v4 Z! d  g) S
无论贫富贵贱,纵使海角天涯,
有事以后再说,过年先回老家。
* R( }! _) y  q# f( ~; j- z4 k
, {/ ]+ C/ Y0 j" U
) F4 y" X. f1 I' z) @$ B% `

# ^$ _0 f5 t# s+ C& A1 e
打上一盆浆糊,门楣贴上对联。
家家新鲜红色,样子才像过年。
. y# U" x& }2 c$ I' N
作者简介:  老树,本名刘树勇,1962年出生于山东临朐。1983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。现为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,艺术系主任。先后致力于视觉语言及表现形态、影像传播、当代中国摄影观察与批评等研究领域。策划众多重要展览,著作数十种。
; s" Q; G) P0 A( @" Q
【版权归作者所有 华哥编辑】

周刊推荐【点击蓝字可以直接跳转到文章】
  •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jM5NDU5ODk2MQ==&mid=2676932054&idx=2&sn=a53a3ff2ea68c1211b42808aac74590e&&scene=21#wechat_redirect
  •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jM5NDU5ODk2MQ==&mid=2676931053&idx=6&sn=f989867315b442615675eb6509ef675a&&scene=21#wechat_redirect

      l0 b! K. S4 h' S% _1 u. y! _3 t( I
. ?9 W. a& N* r% f5 j
华哥诚邀您加入世界华人周刊作者群!
希望您是周刊读者、有成熟写作经验、了解新媒体。
勾搭华哥微信 zglgag168
马上入伙
0 G* x7 J8 P: M5 z, `
本刊是百度百科TA说特邀科普合作方
% x+ Z& Q7 m- E' M% W0 x
长按二维码   关注看更多

点击阅读原文,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1 X+ S& H3 _& j


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:https://www.beimeilife.com/thread-70208-1-1.html 谢谢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