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启左侧

[深情岁月] 深情岁月:亦夫《乡下的酒事》朗诵 林平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9-20 21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多彩美文  专业诵读
精良制作  精彩呈现
. r1 {( T0 ?0 W9 o% M1 d

; i+ t3 z. E) c4 O9 y

& ?0 M& [8 m9 @& v
1 n: u$ v  F4 l0 d# C
◆ ◆ ◆$ W: F% m! H# R
﹣点击下方音频收听节目﹣

! V8 F! }6 M( ?' _0 Q6 e, T
: K/ u  S: `$ u1 s& ^& ^; t: [

8 c; c9 q6 |0 f' T, @& D8 P
乡下的酒事
: r# f7 r& q# `1 o) o5 d% w& h
( y+ g7 o* V% w# B/ G
作者:亦夫

& ]( l( v; e0 f; m5 Q
3 P  C( A+ ^" W7 U  V. {" x; ^位于西北乡下的老家是一个民风淳朴、古意昂然的村落。全村皆吕,无一杂姓。且被错综复杂的门族关系相互缠结,俨然就是一个庞大的家族。现在我已经离家二十余载,那里早就实现了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的现代生活。但在我的记忆中,故乡永远是一条土街、两排泥房。夏日村后的树林间蝉声一片,春夜庄前的陂塘边蛙鸣阵阵。村人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日复一日年复一年,生活朴素单一却也安详从容。! O+ d2 D3 z/ D+ [

& Y' m) m/ p2 G+ ]- U+ X5 u+ b: r8 F7 T  b4 T# v5 B8 t

2 b* F* }1 u9 J$ U# N6 h; C, l. l除去年节,村里难得的热闹便是为数不多的红白喜事。每逢这样的日子,主家便杀猪宰羊,摆起规模盛大的村宴招待乡邻。故乡虽地处以豪放直爽见称的西北,却并无嗜饮之风。但无酒不成宴,此时的桌上自然也摆起了酒壶酒盅。村人坐席,不按年龄而论辈分。我家在村中辈分颇高,故我一介鼻涕小儿,竟也被大人甚至花白胡须的老者称为三叔或二爷。虽系长辈,却没有人真拿你当根葱。
. r  i  @2 ]% Y% {  P( }9 r
' s% v2 e9 l* g2 x3 y; V4 E5 E2 b% R5 C8 \
8 e6 m' a: E  N: m
桌上的大人们不停地给老者挑肉拣丸子地布菜,斟满酒却不敬老者,而是端给我道:“二爷,满桌你年龄最小,辈分却最大,只好敬你了。”我一个早就习惯被冷落的毛头小子,忽然被抬在人前,自然是受宠若惊,哪里还顾得酒是辣是甜,双手激动得哆嗦着接过酒盅,仰脖灌下。满桌大人见状都喝起彩来,纷纷夸赞道:“二爷爽快,再来一盅。”……后来我才明白,那不叫喝彩,而是起哄。这样起哄的结果,往往是一年难得的几次村宴上,我等几个涉世未深的莽撞青少,没沾上一两口荤腥,却被一帮老江湖们灌得东倒西歪,洋相出尽。更惨的是那些已经结过婚的年轻男人,酒后失去了抵抗力,往往被同族上了年纪的老嫂子们一拥而上,扒掉裤子,捂着羞处踉踉跄跄地东逃西窜,成了乡宴上令人喷饭的一桩娱乐。! v$ o; [* V3 S6 a/ N8 q& ]- [

" d& t  G8 S/ J% g/ }+ k在那些狂欢的日子里,这样的不雅甚至失态不会被视为丢人显眼,往往会在善意的挖苦中被宽容。记得我上初一的一个冬天,在酒桌上被灌多了当地的烧酒,浑身燥热,竟和别人逞能打赌,一身棉衣棉裤地跳进结了一层薄冰的涝池……这样疯狂的举动在平时是想也不敢去想的,而在这满村狂欢的喜庆气氛中,我只是被父母象征性地责骂了几句。本该挨揍罚跪的过错,就这样被一带而过了。7 G& z& q; F$ M" c( E+ D9 T

" o% k6 m( x% t9 @
* {, ]) T* W- a6 n8 p1 }# d" v( r% {
我已经记不起是什么时候开始真正与酒结缘的。八十年代在北京上学时,每逢聚餐,班上男生皆饮啤酒,唯我没出息地和女生扎堆喝那种八毛多一瓶的小香槟。那时,同寝室一位西北老乡不无讥讽地总结说,吕某人在生活上是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打牌的“三不青年”,在长相上是细胳膊细腿细眉眼的“三细青年”,在品位上是农民打扮、农民思维、农民处世的“三农青年”。三三得九,我一度被人称为臭老九,却和知识分子一丁点边儿都沾不上。但事物的发展往往是出乎人们预料的。5 W5 U9 Q0 v) S4 q6 F

# Q$ O7 B" s7 T" T) c% a5 e2 b5 D来日本的六、七年前,在北京的朋友圈子中,我的标签却已经鲜明地成为了酒鬼。无论春夏秋冬,暮色的北京城中,总能看到我穿东城到西城、由南环往北环去赶酒场的匆忙身影。我的朋友三教九流,武的文的、鸿儒白丁,几乎做什么的都有。现在回头想想他们的共同点,虽不能说皆为嗜饮之辈,但性格上多多少少都有些酒的气质:往好里说,是热烈奔放,自由不羁,率真磊落,正气凛然。往坏里讲,则是任性无忌,狂放妄为,口无遮拦,不计后果……人常说酒肉朋友难持久,我却颇不以为然。正因为没有利益目标,甚至找不到聚饮的理由,大家无拘无束,天性流露,反倒成全了一宗宗不用刻意维持的淡然而纯粹的交情。
* e8 a" J3 a0 h; e5 g1 b
8 L7 X) J9 Y+ x" a6 E/ \! O: @: n6 H( u( ^" K

4 ]$ P  d- R& O# a+ z去年归国,老家门子的一个堂弟结婚。我经不住记忆中乡宴那份快乐的诱惑,特意大老远赶去乡下参加了他的婚礼。离家二十余年,当年的许多老人都已故去,而穿开裆裤的小儿已做了父亲。旧街老房早就荡然无存,到处都是抹了刺眼白灰的二层砖楼。  k* o$ M2 R4 H% X
0 K9 A$ Z8 N- H" P8 }
堂弟在阔大的院子中摆了十数桌。依旧是肉肥菜绿的流水大筵,依旧是熙熙攘攘的人来人往,依旧是三叔二爷的论资排辈,但我端坐席面,却没有了儿时的那份自在、那份亲切。同席的低辈分者无论年龄大小,没有人给我倒酒,而是频频往我的盘子里布菜,态度谦恭客气却充满陌生。甚至当我提议大家共饮一杯时,当新郎的堂弟居然抽空走过来,俯在我耳边说:“表示表示就行了,你不比农村人。”不是因为辈分偏高、也不是因为人已中年而赢得了尊重,在城市里总被认为是乡下人的我,这一刻却被乡亲们认做了城里人,认做了一个已经远离了这片土地的局外汉甚至陌者。+ j; B$ m0 Y" [* e$ }

6 n4 H$ L% f8 W7 R* b7 S3 `4 M5 r  X% F1 O
, c( [9 R/ \$ w1 p& A! D
那天我悄然起身离开时,这场乡村盛宴正值高潮。站在村前的涝池旁,望着满眼簇新的砖楼,听着村人们吆三喝五的划拳声和笑闹,几乎没有喝酒的我忽然一阵恍惚,对于故乡和童年那曾熟悉不过的记忆,在一瞬间竟变得模糊和陌生了起来……
4 f' W4 {+ p. r
, x* D) W7 K9 U
) ~$ C. d2 g  v
◆ ◆ ◆
作   者& i# g  J' [( y. S. y
6 y4 @9 \( B' J4 z) W0 |3 T
亦    夫8 V/ t3 C& y* z3 q; c4 b/ v# h! J

( h, \( C+ [" V. o原名吕伯平,1964年生于 陕西省扶风县,198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,做过国家图书馆馆员、文化部机关干部和中国工人出版社编辑,现旅居日本东京。自大学时代开始发表文学作品,迄今著有长篇小说《土街》、《媾疫》、《玄鸟》、《城市尖叫》、《迷失》等多部。作品风格怪异,颇受争议,一直在书市热销不衰。亦夫在写作之余,还曾任电影编剧、专题片总撰稿及音乐电视创意,系中国作家协会员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。8 a+ T; P2 g; B" u9 Q

  W) C- N6 ]3 H+ F: |8 [1 X/ S: a2 O# g. L

3 P( p( h( y6 Y  H
朗 诵 者
: n5 v; n) r! V$ T$ f' G7 ^
林    平
薇电台播音导师,薇电台朗诵艺术团团长,朗诵艺术家,天津市朗诵艺术协会理事。一九八二年进入天津人民广播电台播音部,师从关山、刘青老师。一九八六年到文艺台演播了大量的诗歌、散文、报告文学,长篇小说等文学作品。是《红绿灯》节目的首任男主持人,在此期间参与了数十部广播剧、电视剧、译制片的配音工作,曾为《超人》中的超人、《007》中的007配音。2002年开始网络配音,为多部大型电视专题配音。0 d$ Y6 @# o  W) q5 a- p. X# a

1 w1 ?! y( I5 Z$ H
音 乐 合 成* Q6 C. }8 Z" b/ N7 c9 p3 G

# f9 g5 R7 p: p8 F( [( @: L/ ]危    羚1 v" t% G* D* {  Z6 u& h

; m# `- M% S3 M1 T! @0 i! ]& I+ u高级编辑,第五届全国广播电视“百优理论人才”获得者,中宣部、教育部“千人计划”入选专家。曾受邀在多所高校讲授广播课程多年,出版多本专著、广播专业教材。
/ `' t& Q- z, z# U0 {; E' n4 ^( ?+ M% B6 X. f$ B# h3 H% X

' g. J+ i$ r2 c' j+ n/ ^



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:https://www.beimeilife.com/thread-58319-1-1.html 谢谢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