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启左侧

[美文美声] 【乡愁系列 名家散文】:葛水平《生命中那些好》朗诵 郝娟 ...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8-25 17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多彩美文  专业诵读
精良制作  精彩呈现

9 x9 Q7 p  S, ], V5 f( S* M

* Z; v1 U: ~7 c: l7 l: G
7 h) X, m, x( b3 `) a$ l& N( c9 A  f  o. g$ k7 R

7 c2 z( L% a9 ?7 q' ?7 Q
◆ ◆
% o4 Y9 \5 u5 Y* h2 Y' ?
﹣点击下方音频收听节目﹣
5 Y/ f' C, b+ }$ B/ h: c7 d4 m

* ^9 M" E# K4 J, _
《生命中那些好》
作者:葛水平
- D  s, l; i- }, |$ K5 a# ?

- ?4 p) Z  s% Y6 g% u

村庄里一些石头房已经少了屋顶,少了屋顶的房子等于是张口要说话了。没有人能够听得懂,它的声音遭逢着时日磨洗,已经浑然不清了。村庄叫“黑山背”。

0 Y# C! R# _4 `7 d& s

黑山背还住着一户人家。进山的停滞在此,可看到石头垒墙的屋,石板铺地的院,一个黑衣黑裤的老人坐在院边的条石上,一双黑皮粗糙的手捧着搪瓷茶缸,茶缸上模糊着一行字“为人民服务”,水汽缭绕着他的鼻尖,一双浑浊的眼睛眯着,不时抬头望进村路。一条黑狗似乎感觉到什么,突然出溜儿蹿上了对面屋顶,狂吠着,有一股狠气儿在吠声中弥漫。

+ [5 ^7 S% {+ e$ t3 ]  o' i

因了常年雨水零落,进村的路杂草茂密地滋生,细细的路藏在此中。有什么晃动了一下,似乎停下了脚步,也望着这边,有几分不舍和无奈。老人的耳朵已经聋了,浑浊的眼睛可望远,但也望不见远处进村路。黑狗嘴里一呼一呼的,耳朵随着呼出的气息一激灵一激灵扇动,脑袋越发昂扬起来,随时准备射出自己的身子。老人无话,没有人可说话,除非和狗。


0 j4 P9 n! T; B( X6 t1 i* s( X$ F- g" K# Z* Z/ {1 Y
6 P- t, l( ], U' d! h$ u
- x+ j7 C% q9 ]" H

% Q2 k6 i; ?0 B2 F  s6 {" ^. F- B
! B$ x' s# Z, k+ v7 [) R5 H& w

阳光停留在黑山背上空,沟沟岔岔铺满了绿,山是庞大的,大地是宏阔的,黑山背让两种伟大之物相互融合与依托,老人是它们之间填充的卑微的物。真是一个毫无瑕疵的世界。自然,美好,偶尔的狗叫是时间些许的松动,高远处渐渐洇开的浅灰里有一群鸟飞过来,老人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,一口水咽下去,鸟从头顶而过。日子庸常得很。老人是黑山背的螺钉,紧拧着黑厚的泥土,他知道泥土中暗藏着凶器,凶器时不时走近他,他偶尔被刺到被伤痛,可最怕凶器的,不是皮肉,是比皮肉更柔软的东西——村庄,村庄在消失。


/ c3 x2 L- |0 D9 f

老人叫郭怀。

5 I5 ]. f0 S# Y7 n# Z

郭怀在黑山背住了三十年,三十年前他四十多岁时从外地迁来。原来的黑山背有十几户人,大小人口六十多,一天的时间不够忙乱,鸡飞狗跳,人声嘈杂。因为黑山背是靠山而建,所有人家都是石头房,高低错落,屋后人很可能把前屋的屋顶当作自己的院子,屋下的人坐到自家院边仰起头来聊天,话头像长流水似的,在高高矮矮的房子和院落中来来回回穿梭。谁家屋顶上没有过几回凌乱的笑声?一条河在黑山背下流过;河叫“小河”。不知什么时候,河水卷走了黑山背那些笑声,那些笑声仿佛还在枝头坠着。

8 f8 a# v# R( M3 i' B
. Z1 u, k4 w+ b% I* @4 x; |

5 j* [, Z- [2 d2 \: A2 Q

黑山背四周长满了香椿树,一些野花开着,河水流出哗哗的声音,阳光明晃晃的,那些青草在能生长的地方冒出绿来,可以闻到草香。草香是黑山背唯一的香。

: f# b4 x5 D' H5 @. J! |1 n

黑山背所有的塌落的和没有塌落的屋门上都贴着红红的对联,有的写着“惜花春早起,爱月夜眠迟”,有的写着“明月松间照,春风柳上归”,郭怀家的屋门上贴着“向阳门第春常在,积善人家庆有余”。这些对联都是郭怀贴上去的。只要村庄有一个人在,黑山背就得有个村庄的样子。郭怀起身泼掉茶缸里的水,走到柴火堆前抽出一根柴,要生火做饭了。斑驳的石头墙上生出了一大片苔藓,苔藓衬出他苍老的影子,他长叹一声说:“我吃饭是为了好生出力气来死啊。”


1 E9 T; q4 s/ S+ V

黑狗突然跃上一户屋顶,犹不解气,冲着进村的细路狂奔而去。黑狗飞奔而去时,草丛中的小动物迅疾不见了身影。

9 X3 R  d) H, p

/ j/ m' D1 J1 q5 c% s$ \" _: W8 O0 e0 v# `: Q9 L8 A' S7 ]

黑山背的天空不是黑下来的,是蓝,深蓝,黑蓝,然后是蓝黑了。天空布满了星星,一个半圆的月亮吊在那里,石头砌出的房子在月明下幽暗闪亮,仿佛不是普通的石头,是花岗岩,是汉白玉。一只白色的猫在一所石头屋前看着什么叫着。郭怀走近它,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红薯放在屋前的粗瓷老碗里。白猫眼睛深情地望着他。郭怀蹲下身子,他突然感觉到了冷。白猫是黑山背人留下和他搭伴过日子的,走往山外的人说:“猫留给你,叫它和你做个伴儿。”


2 S/ O. G' U5 N. A' i* O

他和白猫说:

星星和月明都在天空呢。

你看看我满是皱纹的脸。

这黑夜啊,干净得像一碗水,让人心难过呢。

白猫喵喵叫两声,猫最喜欢的食物就是红薯。


1 H8 C3 S7 {: J$ B* e1 `

郭怀起身打着手电往别的屋子里去,塌落了的屋子能望见天。走进去和走出来,郭怀都熟络得很。一院一院走,黑粘在墙壁上,他抚摸着黑,回想着,这屋子的顶是一场雨淋塌的。一场雨下了一星期,他一直在屋子里没有出门,出门时发现黑山背的屋子塌了好几户。一点响声都没有。那场雨过后,他就坐在自己家的院边上流泪。身体中似乎还有血性在涌动,他走近那些塌落的屋前,毫无例外地感受到了伤害,他想吵架,大张着嘴,没有对手。


: O$ a4 i  x0 t" I* t/ Y+ z# ~
. ]! p1 x7 z3 L( Q
/ U3 A5 k, ^! P9 x7 h: n- p* q3 K

黑山背的人走出山似乎也是一夜之间的事情。走出黑山背是社会大背景,自己两个儿子也走了。郭怀不走,坚决不走。有一天他突然发现黑山背只剩下几个老人,少了许多瞪眼跺脚的年轻人,记忆中好几次想听到他们没办法活下去又回到了黑山背的消息,可是黑黝黝的夜里那消息走失了似的。年轻人怕是再都不回来了,余下的日子只能是一个人想象了。那些笼罩着童真的顽皮和胡闹的“恶作剧”,再也听不见骨关节落在头上的梆梆声了。人这一辈子发愤图强就是为了背井离乡呀。终于有一天黑山背走得只剩下了郭怀。

2 e  B; w( u2 z

透过窗玻璃望黑漆漆的远山,眉似的下弦月,远了,淡了,一丝云拢着月,先是透出亮白,慢慢地就沉出了灰,月和云几乎变成了一个颜色。这时的天,无边的森冷的烟青笼罩着,天底下是黑魆魆的山形、手掌一样伸出的树木。山头上透出了青白,慢慢地隐现出了晓色,一层深褐,一层浅橘,渐渐地能看出近山的绿了。


. J# s( d# U0 b8 l9 F1 c% u

郭怀坐起来揉了揉眼窝,他一直没有改掉一早上工的习惯。河边一片一片熟黄的麦地里,麦子在由绿变黄,由软变硬,由秕变饱,由湿变干。该磨镰刀了。磨镰声在黑山背的清晨响起,也是黑山背宁静的韵致。日头红了几天,他决定割麦,拿了镰刀、戴了草帽进了麦田,抡起臂膀开割,一上午麦地里的麦子全部倒伏。看着倒伏的麦子,郭怀顾自笑了,笑对青山。

1 ?' G1 u% \( ?0 H
" v8 v( {) o5 V" K

6 L" N3 K' M+ c, Z# |" s; x8 L7 ~

那些年打麦时,黑山背人脸上像天空似的灿烂,迎面见着了总想开个啥玩笑,麦场上光屁股的娃娃们吵闹的就像捅了一扁担马蜂窝,呜,跑那边了,呜,跑这边了,都不想逮蚂蚱捞螃蟹下河,就想在麦场上翻筋斗。割得早的人先把碌碡拽进场,有小孩早早从家里拿了笊篱站在旁边,牛拖拽着碌碡小快步在场上转,不知谁大声喊一句“牛屙下了”,一群孩子拿着笊篱一起往牛屁股底下伸。打麦场上的日子红火好久,一场接一场打,女人们一簸箕一簸箕把麦粒簸出来,再一簸箕一簸箕把麦子装进粮袋里。收罢麦子种豆,锄地,搂草,罢了就开始收秋粮了。热闹是一场接一场。

% k1 V( f4 A3 y6 G* n; E

郭怀把麦子挑回自己的院子,院子就是场,以前的场早就荒草丛生了。


& b3 _8 M% }8 ]  N  E4 z% M$ Z" j

一个人的四季,一个人的村庄。无边无际的寂静来了,他站着不动,远处蓝天高远,近处青草恣肆,万物都蓄着一腔生命的朝气呀,只有他的胸腔里固执地呼唤着自己陈旧的往事。院子里的猫和狗都睡了,睡如小死。只有郭怀在想着,不离开村庄是因为村庄里曾经有过的那些个好,他舍不得那些个好呀……

9 O* `% v3 K8 m- r3 Q3 q
% `! [+ z9 D1 G) B' i

9 h4 p$ b: s' @8 w. U0 f
◆ ◆ ◆
1 X" b/ S  B7 u$ ?" \

, r3 T7 b' y$ w  I2 |& W7 @& Y
作  者7 [, r( d6 U5 F) u6 h/ p6 X

5 T) _+ D0 _; V8 i0 t0 B6 p4 M% l  ?葛  水  平  _3 \+ b0 Z& C" R: t1 s7 `! f# s
1 B, Y5 M$ L  t8 M

山西沁水县山神凹人。早年随祖父出山放羊,大抵达到了平淡而近自然的成长;青少年时代学戏,写诗,写戏剧剧本;后写小说,写报告文学,写电视剧本,写数来宝;再后来画画。一生追求多学一门手艺,少求人一次。写有小说《喊山》《裸地》《守望》《地气》《甩鞭》等,散文集《我走我在》《走过时间》《河水带走两岸》等。小说、散文是谋事,其他作品是谋生。获得的最高奖项是第四届鲁迅文学奖。


; X  K3 J7 W- A  x8 L* ]3 ?% V6 Y
朗 诵 者
* N% v: \. I* H2 g2 x8 W

; K. t1 z$ b2 Y2 }' B郝   娟
- j3 I+ }  h  v/ v4 f

天津广播电视台经济广播主任播音员,《天津早晨》新闻主播、《相约清晨》节目监制、主持。作品曾荣获“中国广播影视大奖”、“中国新闻奖”以及省级一等奖等荣誉。荣获“天津人民广播电台双十优主持人”称号、天津市新长征突击手称号、天津市河西区青联委员、被评为2015年天津市河西区最美志愿者。拜师于中国著名朗诵艺术家虹云,并多次参加全国大型演出。


' `& p3 G  f, j% Q1 b, o: b
音 乐 合 成: f6 i0 m( T+ Y7 t
3 G4 }3 m* z  t$ U: t
危    羚
. T2 b5 G" [" L" K1 i9 G
8 n1 M8 l  B- s, W1 G* n/ ]" a

高级编辑,第五届全国广播电视“百优理论人才”获得者,中宣部、教育部“千人计划”入选专家。曾受邀在多所高校讲授广播课程多年,出版多本专著、广播专业教材。


  a. J) k9 p/ b7 v3 l
2 M2 }9 n# Z% G: g; v
! Z9 m# p5 `% E; z' H4 W% R+ ~

! o4 l( |: n$ {+ Y6 @* }
美文美声    声音盛宴  [/ X+ u) M, O8 `
[ 微信号:meiwenmeisheng ]

8 Y- h( e* J2 G8 G: s  u' s9 E% L- ^
  长按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!
出品人/ 张东光  张梦薇

, V# d/ U: W5 o8 X  n( V" y
节目监制 / 危羚

6 U9 j3 b- ~* i6 F2 y) A
责任编辑 / 杨娟

# ]9 t! H$ T) Z( {6 O
投稿邮箱:mailto:wdtmwms@qq.com
(薇电台美文美声首字母)

1 C3 V' b  g, f7 U4 u7 h. c
+ n8 b5 ^) @; C4 P; J* F
( y, _9 X' ?* h8 g. v. b3 u  ^

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:https://www.beimeilife.com/thread-56331-1-1.html 谢谢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