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标签看更多好帖
开启左侧

[深情岁月] 深情岁月:顾月华《半张信笺》朗诵 苏菲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6-15 03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多彩美文  专业诵读
精良制作  精彩呈现


◆ ◆ ◆
﹣点击下方音频收听节目﹣


【父亲节系列之二】

《半张信笺
作者:顾月华

以前想家想到断肠时,就找出那盘评弹开篇放起来听,评弹是江南特有的演唱,音色悲凉寂寥,听着评弹,似乎又静静地坐在父母二楼房中,看父亲在夏天的傍晚坐在阳台上的藤椅里,摇动一把羽毛扇,茶几上一杯茶,必是雨前龙井,开了盖头,吹去浮面茶叶,喝了两口放下,斜睨着眼,细听他最钟爱的俞调,三百六十天,似乎他天天都在听评弹。


一只开篇《宫怨》,不知听了多少遍。“西宫夜静百花香,欲卷珠帘春恨长。贵妃端坐沈香榻,高烧明烛候明王……”我家每天晚上都弥漫在这丝竹琵琶声中,我常常很厌腻这靡靡之音,便端了小板凳到屋顶平台上去看书。那书里展开另一个天堂,天很快黑了,书上的字一个一个黯淡消失了,星星一颗一颗闪烁浮现了,我只好下楼回房,“……高力士,启娘娘,今宵万岁幸昭阳,娘娘闻奏添愁闷,懒洋洋自去卸宫妆。将身靠在龙床上,短叹长吁泪两行。衾儿冷冷忱儿凉,一轮明月上宫墙……”,直至夜阑人静。




这么多相同的日子里,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不同的事,一件看似平常却非同寻常的事。起头也是相同的,父亲每天下班从淮海西路穿过东湖路走回家中,我算准了时间常常带儿子从路上迎过去,因为外公喜爱这外孙,每次在路的尽头看到了对方,这一老一少便会小跑着扑到双方怀里,父亲脸上便会荡漾出从心底发出的笑容。有一天我们迎着迎着一路上都没有父亲的踪影,又等了一会,我心中开始惴惴不安,脚步却不由自主地走着,一直走到父亲的公司,公司里已下班了,但父亲却没有走,看到我们前去有点窘迫,他坐在一边看着另一个人跪在地上给地板打腊,他俩以前都是老板,现在加班做清洁工的活。




原来每周一次,由公司里的资方在下班后负责地板打腊等清洁工作,父亲一生威严的形象中,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,他为了不让家人难过,也不让自己难堪,他只字不提这些琐事,当我看到这场面时,似乎遭到了五雷击顶,想到父亲也要跪在地上的情景,我几乎傻了。他在我眼中是头上的一丬天,一个顶天立地的人!我忽然意识到自己来的冒失,心中顿感尴尬。


那人是个魁梧壮实的中年男人,见到我后对我非常热情,也不要父亲做事,一口一声叫我父亲阿爸,又对我说:侬爷(编者注:上海话“侬爷”,侬:你,爷,音:yá,意为“爸”)也是我的阿爸。我问父亲怎么回事,他支吾着笑笑不答,坐了一会儿,那人坚持要我带父亲离开回家,让他一个人留下来做工,我们便走了。


路上我问:“爸爸,你怎么可以什么也不做的,他又不是你真儿子,怎么回事啊?”


父亲笑笑。我又接着追问,最后父亲只得将原委告诉了我。但是不许我告诉母亲。


原来,在公私合营时,资本家将资产卖给国家,资本家也定工资,那个叫我父亲阿爸的人,按他的资历,工资定得很低,虽说他被赎卖的资产也有少许股息可拿,但他上有老母,下有四个幼年孺子要受教育,工资不敷支出。公司里的工人如果有困难能得到补助金,但资本家没有,这是政策,没有人能改变,我父亲是区级私方经理,虽有权柄但政策难违,在力争无效一筹莫展之下,父亲只好私下交代会计,每月从自己的薪水中扣四十元给他。后来,文革开始,父亲的薪水被扣发,只留下区区生活费。同时,会计也停了那人四十元的补贴,他到公司会计处查问,会计告诉他,他才知道真相。这时,年头已从一九五七年到一九六七年,过去了十年。他知情后便找到我父亲,从此改口叫我父亲为阿爸。


文革中为了改造资本家,每周一次下班后让老板打扫卫生,那人就千方百计要同父亲俩人一组,大家下班走了,剩下他们俩,他就常常让父亲歇着,他一个人干了一个半人的活。


父亲轻描淡写地便讲完了。





我知道,父亲助人的原则是救急不救穷,但这次破了例,为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家庭,出手相帮。但他不想引起母亲的不满,再三叮嘱我,只当这事没有发生过,不要再提了。


我忽然意识到,那过去十年中的每一天,有一个家庭过着平静的生活,如果没有文革,那么这个家庭就永远不会知道真相了,我也不会知道这个故事了。


回到家中,侍候父亲吃过晚饭,我看着我父亲洗澡后套上那件白色丝汗衫,我们会立刻替他递上茶水,他便坐到阳台上的藤椅里乘凉,一个被揪下来任意践踏的资产阶级份子,一个花甲老人,此时正享受着片刻的宁静舒适。



父亲爱吃面,家中买到黄鳝便替他留些做宵夜,一碗鳝丝面,把鳝丝炒得很香,上面放上姜丝淋上滚热香油,他吃得快乐极了,从前我总纳闷他场面上一掷千金非常风光,却又何苦私下那么刻薄自己,他曾告诉我中午在外只吃一碗咸菜肉丝面,一周只吃一次鳝丝面,不是不喜欢吃鳝丝面,父亲说因为鳝丝面比肉丝面贵两毛钱一碗,那么每个月省下四十元,可以天天吃两碗鳝丝面,现在我才明白了他如此节俭的原因。


父亲是如此普通的一个商人,其实我灵魂深处有些看不起商人,有钱人做善事我心中更不会有太大敬意。父亲一生助人无数,身边熟人家中生老病死结婚添丁他都没有袖手旁观过,也没有引起我如此的敬意,但这为数不多的四十元钱却不同,它就像沉于海底的一颗明珠,本已在汪洋中消失,却偶然被我捡得了。


我自诩比父亲多读了很多书,能听懂贝多芬而不是市井俗音评弹,我读黑格尔,而父亲根本不懂美学。但我重新审视那藤椅上穿汗衫的老人,发现我对父亲的尊敬及爱戴达到新的境界,他的品德远远超越他的社会地位及成就,他内心的真善美胜过了我的美学最高标准。而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一个同样善良的好人,因为他对父亲的回报也是非同寻常的,他对父亲的帮助,不是用金钱所能买得到的:从之后的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六年,也是十年,他瞒过了众人,点点滴滴将关爱还给了父亲,有些繁重的劳动,被他一个人流了两个人的汗去化解了,他做了我们子女没法做的事。这俩个戴着套袖蹲着刷地板的人,在一个夏日黄昏组成人间一个美景,永远留在了我的心头,让我至今深深感动着。





后来我在父亲去世回国奔丧时,在他的写字桌抽屉里看到了半张信笺,上面用毛笔工工整整地写了十六个颜体楷书:“知足常乐,助人为乐,苦中作乐,自得其乐”,我拿走了这半张信笺,镶上镜框珍藏起来,后来我飘洋过海,至到今天,这镶着半张信笺的镜框仍放在我晨昏不离的书桌上。有人说:“人生最深刻的追寻,是对父亲的追寻,这不仅是一个血缘关系上的父亲,而且是一个力量和智慧的化身。”我终于找到了追随父亲的力量和信念之根本。


令我断肠的评弹已成绝响,那平凡的丝竹之声陪着我的青年时光,让我在父母身边温暖地度过,成了我回忆中的背景音乐,眼前十六个字早已刻在心中。这十六个千钧万鼎之字胜于读过的千万卷书,十六个字道尽父亲沧海桑田的磊落平生,半张薄薄的发黄的纸被我倚靠着,等闲笑看世态炎凉人情冷暖,在金钱与道义孰轻孰重抉择中不再迷失徘徊。在依稀飘忽的弦音叮咚中我竭力挽留住眼前的映象,二楼阳台早没有人坐了,但我看到的阳台上,却永远坐着一个人。





◆ ◆ ◆
作  者

顾  月  华

上海出生,诗歌《带血的桂冠》荣获2002年的美国《彼岸》杂志社《李白诗歌佳作奖》。散文《灵魂归宿》荣获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女性文学委员会的《新世纪海外华文女性文学奖》。作品入选多部文学丛书,如《采玉华章》《芳草萋萋》《双城记》《食缘》《花旗梦》等。华文女作家协会会员,北美华文作家协会纽约分会会员,纽约海外华人作家笔会前副会长。



朗 诵 者

苏   菲

1986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〈中国传媒大学〉播音专业,在电台和电视台从事播音主持工作30年。曾主持中央电视台《中国人口》节目,参与主持了天津电台首个娱乐直播节目《点播音乐》。主持天津电视台《欢乐星期四》节目长达12年。另外还参与主持各类节目达数十个。曾多次获奖!现任天津音乐学院表演及声乐专业台词课教师!



后 期 制 作

危    羚

高级编辑,第五届全国广播电视“百优理论人才”获得者,中宣部、教育部“千人计划”入选专家。曾受邀在多所高校讲授广播课程多年,出版多本专著、广播专业教材。


【延展收听】



美文美声    声音盛宴
[ 微信号:meiwenmeisheng ]

  长按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!
总编辑 / 危羚

责任编辑 / 杨娟

投稿邮箱:wdtmwms@qq.com
(薇电台美文美声首字母)




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:https://www.beimeilife.com/thread-51605-1-1.html 谢谢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