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标签看更多好帖
开启左侧

[深情岁月] 深情岁月:李梦霁《鲁迅妻子朱安:一生欠安》(下)朗诵 路芳 ...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3-24 06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多彩美文  专业诵读
精良制作  精彩呈现
- F2 V% a+ T" i7 R; M
0?wx_fmt=jpeg.jpg
7 F3 {% ]6 m8 l8 F

+ u: w0 U6 k* u- ^2 V" J. ~) a, n& q! I4 s2 t" S3 h3 D: `
◆ ◆ ◆
﹣点击下方音频收听节目﹣
- L% a% T0 u1 J* @6 M

5 n' E, l& z* s  E
《鲁迅妻子朱安:一生欠安
(下)
作者:李梦霁

: ~2 w( P" s' w$ ]9 B
. L0 x! C# q& l' l& }+ ?) A

斑驳的时光叠叠错错。在北平八道湾的四年,是我人生中唯一的阳光。无论如何冰冷漠然的人,在暗如渊壑的生命里,总有一次,靠近温暖,靠近光明。生是修行,缘是尘路的偈诰,因这来之不易的刹那芳华,我忘记哀伤,忘记幽怨,得你,得全世,得一世安稳。

0 H, b. R" n& S/ X, i; _) D  y3 h

然而,满地阳光凉了。


* `+ t: O3 _; d2 { 0?wx_fmt=png.jpg

3 K. q" r( A0 u9 w6 p1 L7 ]: i
+ S2 Q$ S9 u7 i4 b) r* `! R' b

作人与先生决裂。人生如纸,时光若刻,凉薄薄凉,夫复何言?

/ f' J; K+ L3 B6 Y0 q2 T3 A

先生料我不识字,书信从不避我,我于是看到作人递来的绝交书。

4 G! A, U" T3 s2 D: o

鲁迅先生:

我昨天才知道——但过去的事不必再说了。我不是基督徒,却幸而尚能担受得起,也不想责谁——大家都是可怜的人间。我以前的蔷薇梦原来都是虚幻,现在所见的或者才是真的人生。我想订正我的思想,重新入新的生活。以后请不要再到后边院子里来,没有别的话。愿你安心,自重。


+ }, y; m! O. L4 c8 R

先生被迫迁居,临行他对我说,留在作人家,或是回绍兴娘家。

' o. [  \: p" u0 E4 r

我不说话。两行清泪,惊碎长街清冷。他们兄弟二人已然恩断义绝,此地可堪留我?若回绍兴,我便成休妻弃妇,给朱家蒙羞。世人都说先生待我好,谁知我吞下多少形销骨立的荆棘?我一辈子,无论多难,只哭过两次。那是一次。


- W3 ]- \" h7 m3 l' a 0?wx_fmt=jpeg.jpg
3 ^" e2 O+ X3 t4 N, P9 [# K, H

* T) K, {' B6 A8 h0 m

娘娘心疼,劝先生:“你搬了家,也要人照料,带着她罢。”


1 B; m. T( A6 l) p" ?

先生瞥了我一眼,清冽而凛然。那年渡口,早已物是人非。往事倒影如潮,历历涌上心头。


$ X0 `) N2 S3 `2 L5 X) r

花自飘零水自流。


) c7 i6 Q4 B; U: k3 T  ?

4


6 k$ I: t" c! k' e& r5 ?

砖塔胡同六十一号,先生与我的新居。我是欢喜的。兴许这样的独处,可以拯救我。


" Y6 L3 z" C: |0 a. z( }  g

先生肺病,终日咳得厉害,只能吃流食。我写信给娘家小弟,托他去东昌坊口的咸亨酒铺买盐煮笋和茴香豆,那是先生最爱的小食,寄过来,我磨碎煮进粥里。先生好一点后,我常走十里路去“稻香村”,这间南店北开的糕点铺,自制各式南味糕点,是先生极钟情的。先生恢复得很快,待我亦不似原先淡漠,甚至将我的卧室作为书房,莫不是一种恩赐。


# b3 i* W5 w& V

家里又开始宾客如云,我不再避讳。一切向好。


* p- t" H: c$ t

直到,她出现。

7 C2 v' t7 P: v. d1 [
0?wx_fmt=png.jpg
许广平

6 B- h) G: A5 M: }. v

高颧骨,短发,皮肤黑,个子很小,标准岭南人长相,说话不会翘舌。先生讲新国文,久居北平,京腔很重,有时纠正她,她便撒娇似的说“讲乜嘢(粤语,即说什么)?”先生笑,眉山目水间的情意展延,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暖。

7 V, Z; C4 u. N% A0 b0 p

女孩几乎天天造访,先生比任何时候都快乐。他放心我不识字,日记和书信都放在卧房桌上。我于是知道,女孩叫许广平。她给先生写很多信,浓情蜜意溢于言表。我不明白,大抵又是新人做派。

+ Y" R* t2 A& U

0?wx_fmt=jpeg.jpg

许广平与鲁迅

9 `3 N$ l) w: x' s

那日,女孩坐在客厅,我斟茶给她:“许姑娘,喝茶。”岁月如水人如茶,顾盼之间,云烟四起,藏住多少曲折心思。我不过是想提醒她,谁才是这里的女主人。无论如何,她是客。


( f" q+ L% P9 S2 o# C, X. |) q  f

许广平抬眼看我,一个眼睛里灯火闪映的女人,笑容像清晨簇新的阳光。她太年轻了。我已年逾不惑,年华蓦地在眉眼间轻轻凋谢。青春是一阕流光溢彩背后本能的张皇,有女人的地方,就有争斗。可我,不战而屈。

- z* h' O# G( k& j: R
0?wx_fmt=jpeg.jpg
鲁迅、许广平和儿子周海婴

0 e7 f/ u* Z; J. e

我默默转身回卧房,听闻先生说,“她是我母亲的太太,不是我太太。这是母亲送我的一件礼物,我只负有赡养义务,至于爱情,我并不知。”我的心仿佛被捅了一下,绽出一个血泡,像一只饱含热泪的眼睛。先生何等睿智,又如此愚钝。我是大家闺秀,是旧式女子,不擅辞令,不懂表白。于我而言,爱是生活,是死生契阔的相依相随,是细水长流的饮食起居。


) M1 [* e  }* l4 X0 L1 [+ A 0?wx_fmt=jpeg.jpg

/ x% }# n, I7 f

鲁迅、许广平和儿子周海婴

" t- ~% g; K% ~' N4 o

我以为,经年的忍负与牺牲或可换来先生的一抔柔情,没承想,我的深情却是一桩悲剧,我的爱情亦是一场徒劳。世界变了,所有人都只当我是旧中国落伍、无望的一代,谁知我曾不断衡量与丈夫的关系,尝试了解新世界。我终是背负着命运十字架,随波逐流。

: f# q' U- g, w( D/ t6 ]5 _" x8 H

外面兀自欢声笑语,许广平说,“这是一场费厄泼赖(英语fair play的音译,即公平竞争)。”我听不懂。恍惚间,满世喧嚣折尽。

( k) L* m# S7 G, P' s& P

5

7 t( K  M5 L6 S+ h4 Z0 E1 [, a1 A

“三一八惨案”让北平风声鹤唳。手无寸铁的年轻人被段祺瑞政府兵打死,横尸街头。国难当头,无以家为,哀歌响彻北平。先生没日没夜地撰文,烟不离手,身体每况愈下,我心疼他。段政府下通缉令,先生走了,留下一句:“朱安,好生过。”


/ E  q( m- l5 n7 C* \# K% I, `

青灯黄卷度残生,记忆茕茕。一九三六年深秋,日本占了东三省,北平局势紧张,山雨欲来风满楼。许广平寄信给我:“先生逝于十月十九日上午五时二十五分。”展信,泪不可遏。我一辈子流泪只有两次,那是第二次。枯等三十年,他活着,我就还有个盼,如今,阴阳两隔。我是将熄的炭火,他是唯一的余温,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秋雨潇潇,把我心里凄凄的疾风浇得湿漉漉。缘分清浅,怨不得时过境迁。

4 ]. W$ N0 O1 |+ \/ v3 k
0?wx_fmt=jpeg.jpg

: b8 i/ L% T5 p

许广平和儿子周海婴  ]9 I. l# H% g: @3 d


2 o  A; A- |& r4 Z4 r

后来,日本侵华,娘娘仙逝,日子更艰难了。许广平接济我,怀着对失败者的同情,到底是不屑。在她眼里,我不过是“旧社会给鲁迅痛苦的遗产”。历史喧嚣,容不下我。

  V/ E3 u# ~  R: y2 e) x6 {" A! P

家徒四壁,一日两餐,只有汤水似的稀粥,就几块酱萝卜。我想起先生的藏书,或可换钱维持生计。先生一生,撰文不计其数,却没有一个字是关于我,何其悲凉。时间都在他人笔尖上,独独把我遗忘。

5 G0 g* X4 {8 H/ T
0?wx_fmt=png.jpg

) `9 M6 |0 T7 U; q

鲁迅先生的文章6 Q6 V0 L: Y- {" _- F7 G" k" Y. B


- j2 C  L5 a! `, s! n

午时,数年庭院深深,门可罗雀的家里来了客。


* B1 \- E, h/ `$ F2 J/ I

“我们是鲁迅先生的学生,今日听闻您意欲出售先生藏书,特来关嘱您万万不可,鲁迅遗物无价,须妥善保存。请您三思。”


) w! R& \0 u- {% R9 V0 N

“您是旧时代的人,没有文化,不懂先生作品的价值。先生是民族英雄,是新时代的先驱和领袖,他的遗物一定要保存!”


8 `1 j6 x( [  D+ R, k 0?wx_fmt=jpeg.jpg

& {1 b9 N; h3 v* _) w
$ C# k9 X6 h7 _+ V/ O- l

意气风发的学生慷慨激昂,我推开面前寡淡的米汤,放下筷子,定定地看着他们:“你们只说先生的遗物要保存,我也是鲁迅的遗物,谁来保存我呢?”倚栏愁空怅,恨三千丈,何处话凄凉。


" `* E% \' n2 M2 }

尾声


: x+ ?) V! Y8 N' b* G( X, B

日本投降,北平无战事。


! A, t* Z# S' u/ \8 F/ n* s

时光越老,人心越淡。独卧病榻,回望满盘皆输的人生,我看到墙角一只小小的蜗牛。我们是老朋友了,绍兴老家的新婚之夜,也有一只蜗牛陪我捱过。它那么努力地从墙底一厘一厘往上爬,像我一样,爬得虽慢,总有一天会爬到墙顶。可我现在没力气了,我待先生再好,也是枉然。我们这些时代波涛中的小角色,大人物身边的小人物,生存便已是一种枉然。

& m& m3 k! A4 q# p) ?

过往的岁月教会我,人的一生中有一个字,冷,彻骨的冷。所以我会在星稀的冬夜,点一堆火,慢慢想你。想起风陵渡口初相逢,那个清癯疏淡的少年对我说,你名朱安,家有一女,即是安。


5 a# ^( w% d3 q' f8 K5 z/ E: Y 0?wx_fmt=jpeg.jpg
4 J6 `' v/ v8 k% I$ q$ n3 y

* J9 u* R$ w; k+ M0 |4 u- g) Z8 l# S
◆ ◆ ◆

3 b- r  a, W, b. f4 _5 m$ T% I, j1 \( c( n6 V* o5 \- s5 [
作  者+ Z9 Q; ~( b" r* m1 f% ?; [
0?wx_fmt=gif.jpg

* u" Z# o' H+ v* k( c6 ^; }, Z9 S李  梦  霁

李梦霁,1994年盛夏生于太原。现就读于广州。大学年级级长,屡获奖学金及国内某排名前20大学保研资格。立志海外硕博就读。知名自媒体专栏作者。10岁起,发表文章百篇。辩手,在广东省辩论赛、粤港辩论等大型赛事中屡获殊荣。公益人,组织参与志愿服务众多,现在公益机构实习等。


3 L0 Q3 m" }- C3 E* [3 a0 U( `) ?3 d# k, Z: p/ `
朗 诵 者& T/ L4 ~* g+ |+ v9 |
0?wx_fmt=png.jpg
  a, X' z4 S" r/ C" Z; i. b
路   芳
, Y9 d6 S$ d. r' v4 H2 }! u' R5 X! }; ]- C0 n! x" m+ g! l: @

天津广播电视台播音指导、国家级普通话水平测试员、全国百优节目主持人、天津广播电视台十佳播音员;天津市第十二届政协委员、九三学社天津市第十届市委委员、第十一届专门委员会委员。曾获中广学会播音作品一等奖、论文金笔奖、广播剧金鹿奖。曾主持“海河夜话”、“京剧大戏院”等名牌节目;2007年创办的“温馨家园”谈话类节目获得业内外好评。岁月如水,洗尽浮华,几十年的播音主持生涯,形成路芳清新淡雅、知性温婉的风格。

+ t& p: V. X9 f9 Y( b3 ~- Y
: ~, H$ u/ Y# n$ D
后 期 制 作
" o8 t) ~0 |0 Y
0?wx_fmt=png.jpg

, w2 f7 J/ B) `; U7 A: l0 L危    羚8 B7 X0 P2 B2 \# N1 N

. a3 h6 ^2 ~! a; j3 e1 T

危羚,高级编辑,第五届全国广播电视“百优理论人才”获得者,中宣部、教育部“千人计划”入选专家。曾受邀在多所高校讲授广播课程多年,出版多本专著、广播专业教材。

7 [2 n" U! @8 d3 m) c& z. n8 B) e
; }# _  Q2 a& m/ H6 C6 f
0?wx_fmt=png.jpg
$ L; r/ s# c0 [  ]

" l8 w6 y, c9 b9 C8 o# m
美文美声    声音盛宴
9 ~% N  [: P* @& P# B6 G
[ 微信号:meiwenmeisheng ]
640?wx_fmt=jpeg.jpg

3 I0 F% Q9 c* i. `1 ]3 d, i

3 \' L; W, G/ Z2 {) C
总编辑 / 危羚
+ _; [# U4 C$ Z2 _  Y+ Z! z* c
责任编辑 / 杨娟

" D/ g8 ]7 Q& h2 _  }
投稿邮箱:mailto:wdtmwms@qq.com
(薇电台美文美声首字母)


转载请保留当前帖子的链接:https://www.beimeilife.com/thread-45369-1-1.html 谢谢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